江苏网舆情 > 苏中 > 南通 > 正文

南通气象局原局长贪腐获刑9年 曾政绩光鲜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  2017-07-13 14:24:00
气派的气象信息处理中心大楼顺利竣工;建成全国第二家、地市级首家气象博物馆;单位经费收入取得历史性突破……

  “气象一新”难掩腐化堕落

  ——南通市气象局原局长宗周全严重违纪问题剖析

  气派的气象信息处理中心大楼顺利竣工;建成全国第二家、地市级首家气象博物馆;单位经费收入取得历史性突破……

  这些光鲜政绩,让江苏省南通市气象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宗周全好不风光。然而,表面上的“气象一新”,却掩盖不了他私底下的心无戒惧、腐化堕落。

  经查,宗周全在工程建设、工程款拨付以及人事安排、晋升晋级等方面,为相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严重违反了党的纪律。

  一俊难遮百丑,功过不能相抵,触碰党纪高压线,必然付出沉重的代价。宗周全最终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15年6月,司法机关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九年。

  信奉“有钱好办事”,逐渐萌生贪念

  20世纪70年代末,大学毕业后的宗周全被分配到西藏工作,他毫无怨言,坚守在条件艰苦的西藏地区气象部门工作长达20多年,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里,他把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雪域高原,在组织的培养下,也凭借自己的努力,从一名预报员逐渐成长为一名处级领导干部。

  1998年,宗周全调回原籍江苏气象部门,也许是因为离开了西藏,他渐渐失去了宝贵的高原精神,开始厌倦“苦行僧”式的平淡生活。而仍在“清水衙门”工作,让他心生失落,“有钱才能好办事”的想法在他脑海中与日俱增。

  2000年,宗周全接过南通市气象局一把手的“接力棒”,在他的带领下,单位事业蒸蒸日上,面对鲜花和掌声,志得意满的他开始飘飘然了,心中的贪欲再也按捺不住。

  “回到江苏后又到相对清贫的气象部门,随时想甩掉贫穷的困扰成了生活和工作的主要追求,觉得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一切向钱看,当钱来的时候又把控不住自己,总想着往自己口袋里多装点。”落马后,宗周全坦言。

  此时,在外人看来他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也常常把廉洁挂在嘴边,可事实上,悄然膨胀的私欲,已经让他的内心产生了巨大变化,理想信念逐渐被心灵深处的贪欲所取代。

  思想上的滑坡,必然带来行为上的失范。宗周全开始和一些老板交往起来,你求我允,为一些老板承接气象建设工程提供方便,从起初的犹犹豫豫,欲收还退,到后来的半推半就、心安理得,迈出了不该迈出的步子。

  此时的宗周全与老板可谓“水乳交融”,朱某就是其中一位。2003年,宗周全以借款购房为名向朱某索要了8万元,在翌年的第二次购房中,他又故伎重施向这位老板“借了”30多万元。这时候的他早已经把入党时的铮铮誓言、组织的殷殷嘱托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借“办工程”之机,来者不拒频敛财

  不可否认,宗周全也曾满腔热忱、想成就一番事业。为解决气象信息处理现代化的问题,他决定上马信息处理中心大楼工程。只可惜,面对这样一块诱人“大蛋糕”,他自己先乱了分寸。

  2012年,南通气象局信息处理中心顺利竣工,但最终的审计报告显示:工程经三次调整后,大楼由原地上6层变更为地下1层、地上9层,增补工程及空调变更增加造价约1000万元。其中,内装工程实际结算价2405.84万元,是中标价的2.41倍;弱电智能化系统工程实际结算价898万元,是中标价的1.71倍,未依法履行公开招投标程序而直接采购的材料价款700多万元……

  多次变更工程预算,就连大楼内装饰装修工程窗帘、吊顶都变更了设计材料,达到了令人咂舌的程度。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变更呢?这一切暗藏什么样的玄机?

  其实,从大楼建设一开始,宗周全就精心策划,“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以此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采取三步法,一是肢解分割,在招投标阶段,采取将大项目分拆的办法,把大楼工程土建、外装、内装等分批进行招投标。二是暗箱操作,虽然表面上煞有介事地安排起公开招投标,对关系较近的老板们,他暗地里安排下属穿针引线将投标人介绍给了代理机构,为他们承揽工程疏通关系、打通关节。三是变更工程,通过临时变更工程,屡屡突破工程预算,增加工程量,规避招投标制度的束缚。

  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宗周全一语道破天机:通过变更实现项目的变动,在变动上取得利润,(让老板)不断地给我好处,与我分享一些利益。

  宗周全经不起金钱的诱惑,对女色同样毫无招架之力。工程承包老板不光送钱送物,酒足饭饱后还经常安排他去洗澡按摩,在老板的拉拢腐蚀下,他沉湎于灯红酒绿、声色犬马,对老板们言听计从。

  执纪人员介绍,在大楼桩基工程、土建工程、内部装修、外部装修、大楼热电、绿化等建设过程中,宗周全环环捞钱、大肆敛财,先后收受工程老板贿赂达100多万元。

  热衷“有权多办事”,一朝事发终自毁

  宗周全在单位说一不二,做事强势,长期的独断专行,让他一手遮天,把“拿钱办事”当成了一种习惯。

  一次,经人介绍,吴某想把在外地工作的儿子调回南通气象部门工作,一天夜里敲开了宗周全的家门,临别时留下了8万元现金。这招果然奏效,在宗周全的关照下,吴某如愿以偿,事后吴某还送给他两根金条,以示感谢。

  此后,宗周全陆续收受了张某、陆某等人的好处费,在人员录用、人事调配、干部提拔等方面大开绿灯。

  宗周全把气象局当作自己的“自留地”,千方百计钻制度空子,甚至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后,仍顶风违纪,在他担任一把手期间,单位财务管理十分混乱,多次违规发放福利,他还称之为“用足政策”。

  “特别是最近几年,想着在别人面前风光体面,甚至可以做做好人,在分配上将政策用到最大化,自己得实惠,还可以得人心。”宗周全忏悔说。

  执纪人员介绍,临近退休的宗周全越发放纵,任性挥霍公款,生活追求享受,沉溺于灯红酒绿,接待讲排场、吃喝讲档次,单位购买的一批茅台酒成了他的“专用品”,南通市气象局十多辆公务用车中,他一人就独占了三辆车。

  “什么东西都高标准,买车要最好的,吃饭喝酒都要最好的,主要是追求心理享受。”此时的宗周全已经彻底蜕化变质,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

  在宗周全的不良行为影响下,该局原副局长缪勇谋、办公室原主任余震东也上行下效,在大楼建设中捞取不义之财,生活奢靡,腐化堕落,严重违纪违法,最终都锒铛入狱。

  多行不义必自毙。已经退居二线、即将退休的宗周全没能等到平安着陆,更没能等到安享晚年的幸福生活,等来的是党纪国法的严惩、终日相伴的铁窗和悔恨交加的泪水。(蔡鑫桦)

标签:

责任编辑:王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