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网舆情 > 舆情库 >正文

燕志华:涉警舆情背后的价值观危机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6-07-06 08:44:00
警察的维护稳定、服务百姓的社会角色,不光以其鲜活可感构成了亲切的群体形象,在更深的层面构成了数十年来我们关于社会、社会主义和政治互信的基本价值观,是一种类意识形态的东西。警民关系是中国特色社会里关键性关系之一,两者关系疏离的现实成为社会难以承受之重。

  警察的维护稳定、服务百姓的社会角色,不光以其鲜活可感构成了亲切的群体形象,在更深的层面构成了数十年来我们关于社会、社会主义和政治互信的基本价值观,是一种类意识形态的东西。警民关系是中国特色社会里关键性关系之一,两者关系疏离的现实成为社会难以承受之重。

  近来,人们有个明显的感受,就是涉警舆情密集爆发。从雷洋事件、“高考减招”事件,再到深圳警察盘查身份证遭拒等事件,“警察”成为热词。

  在一些事件中,微信朋友圈里出现了警察采用暴力的图片和视频,虽然有的视频经澄清和辟谣,并非此时此地的场景,但产生的社会心理冲击,不容小觑,且官方辟谣常用的大众传媒,与朋友圈和微信社群已经有所隔膜,效果不佳。在自媒体时代,警察突然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警察叔叔”变成防暴警察背后的警民关系危机

  警察在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都是不可或缺的群体。但在中国,他们更具有特殊性,一方面,在政治话语层面,他们代表了国家暴力机器,另一方面,在宣传话语的建构下,“警民一家人”、“有事找警察”,他们又是和谐社会的重要构成部门。但如今频发的警民冲突,打翻了人们对于警察群体的亲切认知,由原来的“自家人”,变成了异己的存在;警察群体也遭遇了一个自我身份和定位的认知危机。毕竟他们也是具有广泛社会联系的个体,对面就站着自己的亲戚朋友,乃至最爱的人。警民关系的急遽变化,加剧了社会的焦虑情绪和官民交流的脆弱性。

  “警察叔叔”的公众形象,为何在近两年突然大滑坡?

  按照舆情研究者的看法,警察和学者、公务员等共同构成了网友眼里的“黑五类”,这些群体在网上一冒头就会遭到抨击。我们看到,这一类人有共同的特征,就是属于体制内的群体,是挨着权力边缘的人群。也就是说,他们受益于权力,也因此受累于权力糟糕的社会认知。

  但上述仅是间接的时代因素。令警察群体形象急转直下的,是近年来警察屡屡被地方党委政府推到风口浪尖。在当下社会转型期,群体事件爆发频率猛升,本来出现这种集体性的利益诉求现象并非洪水猛兽,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完全可以通过官民对话、利益妥协乃至政府放弃与民争利,实现矛盾的缓和和消弭,但是有的地方政府社会治理能力低下,求助并无限放大了警察暴力机关的一面,直接驱使警察走上强硬对抗的一线,并诉诸暴力手段,强烈地型塑了警察—群众、施暴者-受害者的社会观感。借助新媒体的放大作用,警察社会形象终于完成了从正面到负面、从可亲可敬到令人敬畏的转变。

  警民关系危机还遭遇了一个传播链条不可控的新媒体局面。新媒体本身成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火星,客观上构成了风险社会和风险传播的重要因素。传统媒体危机公关在某个关键点的“熔断”、“切断”策略多已失效。无数私营的自媒体为在信息的红海中杀出重围,更倾向于采取标题党、迎合民粹、挑战道德底线、紧贴矛盾热点等方法来追求100000+的阅读传播效果,各地的警民矛盾事件不断作为燃料投入白热化的矛盾熔炉中来。这实质上加剧了警民矛盾。

  要从执政的战略高度看待警民关系危机

  警民关系的危机,很多人简单理解等同为官民关系、干群关系的紧张,还有不少官员认为,警察本来就是维持社会秩序,在此危机多发的转型期,这种紧张是不可避免的。但这种认识是肤浅的。警民关系的紧张乃至破裂,背后潜藏着深刻的社会和政治危机,必须从更高的层面上予以重视并加以应对。

  我们需要认识到,这种危机的背后,是曾经支撑我们整个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的危机。任何宣传,只有内化为价值观才算有效。一个社会的稳定,不是靠空洞的爱国主义说教来维持的,而是靠价值观的潜移默化。人民警察、警(军)民一家人,不光是宣传话语,它在实际生活中也确实构建了共享共建的社会图景。警察的维护稳定、服务百姓的角色,不光以其鲜活可感构成了亲切的群体形象,在更深的层面构成了数十年来我们关于社会、社会主义和政治互信的基本价值观,是一种类意识形态的东西。正是这样的价值观,连同我们的信仰、传统伦理道德,共同成长为“价值观根系”,社会体系得以确立并屹立,也让我们心安理得地获得了对现实和未来的确定性,筑牢了我们对于善治社会的良好想象——正如社会学家所言,人们对于社会的信心和爱憎如何,取决于人们想象中的社会是怎样的。这样的价值观遭遇危机,社会人心如何安稳?

  在长期的警民一家人的情境教育下,警察形象稳重、不离不弃并随时服务,而如今关系疏离的现实成为双方难以承受之重。这种遭到背叛在情感上引发的愤怒,将让社会久久难以平静。

  需要在依法治国的基础上重建警察形象

  警民关系是中国特色社会里关键性关系之一。两者关系的撕裂、破裂,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从不少动乱国家的教训来看,警民关系出现问题之后,社会也很快成为一盘散沙。这并非危言耸听。

  解决这种危机,首先需要考虑在新媒体无处不在的时代,控制和减少大规模出警及暴力现象。减少集体出警、大规模集结型的出警,首先需要各地党委政府负责人认识到警民关系恶化严重的政治后果。我们看到,很多矛盾,本来领导出面就可以解决的,却要军警出面;政治协商和利益协商就可以解决的,却简单粗暴动用抓捕和驱散去解决。后果无一例外是矛盾上了网,矛盾更激化了,官民关系更恶劣了,军警形象名声变差了,地方矛盾演变成重大舆情。我们必须在依法治国的基础上规范、谨慎出警,并防范由于某些官员社会治理能力低下引发重大社会矛盾的风险。群体性事件常常是民怨多年淤积的结果,地方政府应该将工作做实在平时,加强舆情监测和研判,降低矛盾爆发的风险。

  即使万不得已出警,也需要告诫军警,必须保持克制。出警是维持秩序,防止破坏性的冲击。暴力不是警力的本质属性,警察来自人民,服务人民,属于人民,人民性才是其本质属性。面对愤激也可能盲动的人群,在严守秩序之外,也不妨进行不厌其烦的劝说、适度的人性化关怀,弱化对立情绪。出警过程,我们还建议全程跟踪摄像,万一遭遇暴力冲击,被迫施行强制手段,也有事实依据,即便网络上出现掐头去尾的视频混淆视听,我们公布全程录像,谣言也可望消除。克制,在这样的情境之下,体现为一种无声而有力的社会治理模式。

  规范并强化日常执法的程序性、仪式性;加大普法力度,以情、理、法告知群众警察执法的必要性和严肃性。无论是2008年的上海“杨佳袭警案”,还是日前的深圳两女孩被强制案,都是因由警察盘查身份证而引发。毋庸置疑,社会对警察执法权力的质疑情绪在蔓延,这也是警民关系危机的后果之一。如何让群众相信可能面对的街头执法是程序规范的、公正而必要的,才是眼下亟待解决的问题。在日渐富裕的中国,人们对于执法的程序正义愈来愈看重,一言不合就可能引发冲突,酿就舆情。“米兰达警告”(“你有权保持沉默”)经过广泛宣传已经深入人心,那么警察的日常执法,能否强化程序性?做到规范、有礼而不失威严?我们希望执法部门就此思考,设计出程序性的方案,在按规定着装和便衣执法、在执法刚性和冒犯尊严之间,寻找一个人性化的平衡点。对于害群之马,则需要高调严厉处理,取信于民。另外,我们需要告知市民,幸福生活来自于守护,在城市社会和风险社会来临、恐袭风险不再是空穴来风的时代,警察日常检查具有必要性和严肃性。配合检查是公民的义务,也是责任。重建警察形象,宣传部门需要承担更重的责任。

  改善警察形象,依然需要回到初心,从服务群众入手。公安利用新媒体技术平台为民服务,潜力巨大。很少有公共服务部门如公安这样,可以在如此广泛的领域与百姓每天都打交道。公安部门是最有条件、最有潜力做大做强公众号的公共部门之一,百姓的吃穿住行、政务、安全、日常提醒等等,无不产生关联。一个强大的服务平台,本身就是一个媒体发射台,可以做好非常多的事情。警察的艰辛付出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目前需要做的就是向社会发出声音,创新宣传话语和模式,赋予公众号编辑更大的发布权限,以人性化而非僵化的话语展示自己,学会警民沟通对话,在此基础上达成谅解、和解和互信。

标签:

责任编辑:王男、马燕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