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舆情 > 食品安全 > 正文

央视曝光瘦肉精卷土重来:餐桌美味兔肉成毒药

来源:央视  作者:  2017-03-21 08:59:00
说起饲料中的非法添加剂,大家马上会想起瘦肉精。2011年,瘦肉精被曝光后,政府部门制定了严格的添加剂使用规范,也加大了对饲料非法添加剂的整治力度。但是一些饲料企业仍然在往饲料中非法添加各种药物,和监管部门玩起了障眼法。2017年3.15晚会就曝光了这样一起案例。

  说起饲料中的非法添加剂,大家马上会想起瘦肉精。2011年,瘦肉精被曝光后,政府部门制定了严格的添加剂使用规范,也加大了对饲料非法添加剂的整治力度。但是一些饲料企业仍然在往饲料中非法添加各种药物,和监管部门玩起了障眼法。2017年3.15晚会就曝光了这样一起案例。

  宣称日长三斤 原来是养殖户猛喂违禁添加剂 美味变毒药

  济南市章丘区永良獭兔养殖场,年出栏肉兔近万只,在这里记者看到,负责人李老板在给兔子拌饲料时,还要再添加一种黄色粉末状物质,喹乙醇。章丘区李八村的一位獭兔养殖户告诉记者,他也要添加喹乙醇。

  济南市章丘区李八村獭兔养殖户 :我现在是一百斤料加八克。

  喹乙醇,长期使用,会蓄积在动物体内,诱变细胞染色体畸形,此外还会造成耐药性,给人类身体健康带来潜在危害。

  正因如此,我国2005年版《兽药典》以及《饲料药物添加剂使用规范》都明确规定,喹乙醇适用范围:35公斤以下的猪,禁用于禽、禁用于体重超过35kg的猪、休药期35天。

  然而这一规定,在部分养殖户这里,却被抛在了脑后。记者调查发现,在獭兔养殖中,被滥用的兽药不止是喹乙醇。

  山东省莱芜市牛泉镇獭兔养殖户:这是硫酸新霉素。

  济南市章丘区永良獭兔养殖场养殖户: 这是磺胺喹噁啉。

  实际上,这些都属于抗生素类兽药,其适用范围并不包括兔子,然而这些养殖户并没有严格执行。记者很是诧异,硫酸黏菌素、磺胺喹噁啉等,这些看上去如此生僻的名字,养殖户却已经相当熟悉。

  在嘉祥县的这家兽药店,这些产品名字听起来就没那么生僻了,“速肥肽”“造肉一号”,老板表示,这是属于添加剂类的产品,在当地养殖户中颇受欢迎。

  兽药经销商:你按过去那种模式就不管用,就按新技术,就得猛喂才能长大,你要不猛喂本也回不来,光吃不长,跟小毛驴似得 ,猛加料这些东西。

  兽药经销商告诉央视财经记者,造肉一号,是一种混合型饲料添加剂,能促进生长、降低料肉比、改善体型、提高采食量,成分为半胱胺盐酸盐,但里面有些秘密成分是不会标注出来的。

  真如经销商所说,这里有秘密成分吗?带着疑问,记者来到了造肉一号的生产厂家:江苏远方中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晓峰承认,造肉一号中起关键作用的成分,他们是不会标注出来的。

  江苏远方中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理:我们的产品的主要作用都不是标的这个东西,那属于西药。就是人用西药。

  至于这种人用西药具体是什么物质,负责人表示,这种核心机密是不会对外透露的。但他同时表示,公司的主打产品“味霸”,也偷偷加入了人用药,能使猪傻吃酣睡猛长。

  技术部负责人:这成分是我们原来报产品文号的时候,实际上起作用的不是这种,我们主要是一个刺激内分泌的东西,它主要促进的是这个体内的生长激素。属于人药。

  实际上,由于给动物添加人药,可能会导致药物残留甚至使病毒产生耐药性,我国《兽药管理条例》已明确禁止将人用药用于动物。

  不仅是远方中汇,成武县旺泰饲料有限公司生产的速肥肽,也同样添加了秘密成分。

  山东省成武旺泰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袁绍旺:标的这些成分都有,但是还些保密的成分 绝对都不说,都不标。

  公司总经理袁绍旺一再表示,只有和他们深度合作,才能透露速肥肽的秘密配方。在交了3000元技术服务费后,袁总经理把速肥肽的配方交给了记者,这个秘密配方与其产品外包装上所标注的配方却相差甚远,外包装上标注的是多种维生素、肥肽素、氨基酸等,而这个秘密配方中却是赖氨酸盐酸盐、喹乙醇、有机铬等,记者看到,在喹乙醇的后面,还标注着必须二字。

  袁绍旺:主要还是一个喹乙醇,因为这个喹乙醇和其它药物不犯克,犯克的少,它有一定的促生长效果。

  在旺泰公司的原料库房,记者再次见到了喹乙醇。

  农业部早在2009年就曾发文并整治喹乙醇滥用现象,近年来更是多次制定兽药残留监控计划,其它监管部门也一直在不断加大对喹乙醇等兽药残留的检测力度,然而袁经理表示,他们有的是对策。

  袁绍旺:喹乙醇不用了换成黄霉素,交替着用,万一查的时候,喹乙醇稍微有点残留,但是黄霉素他查不出来 。

  央视财经记者在江苏、河南等地调查发现,在饲料添加剂中滥用兽药的现象并非个案,“厚祺峥重(浓缩型)”是郑州百瑞动物药业公司的主打产品,销售部侯经理给记者拿出了他们在河南省畜牧局的备案表,显示标号为ZBY72的“厚祺峥重(浓缩型)”产品,是一种无药添加剂。然而侯经理向记者透露,他们实际是添加了一种叫做二氢吡啶的药物,加的检测不出来 。

  日长三斤,是河南漯河宇信科技有限公司的主打产品之一,适用于鸡鸭猪鱼虾等多种动物,产品包装显示,这是一个以党参、六神曲等组成的纯中药制剂,然而公司负责人承认,这里面实际也有西药成分。

  河南省漯河市宇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理张利锋:西药就是喹乙醇这些东西,再一个还有二氢吡啶。

  河南新纪元动物药业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的一款添加剂产品中,也加入了二氢吡啶。

  河南新纪元动物药业有限公司经理王宪亚:我们一直在用二氢吡啶。

  为了逃避检查,这些企业则是产品标注与实际成分完全不一样,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玩起了瞒天过海的伎俩。而对于如此滥用兽药所带来的耐药性等危害,一些从业者其实是心知肚明的。

  袁绍旺:这个抗生素给这个动物,今天叫它吃了,明天就杀了它了,它没有停药期,抗生素在肉里边都有残留,人吃了带抗生素的药以后,再打抗生素就不起作用了,必须加大量 就产生一种耐药性。

  县兽药饲料监察所居然没有检测经费 执法监测成为一纸空谈

  事实上耐药性并不仅指某个个体的耐药性,长远地来说,它可能会让某种病菌、病毒产生耐药性,这样就会导致整个人类都无法再有效抵御疾病。所以,那些非法添加药物的经营者,危害的其实也是他们自己。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严厉打击违禁超限量使用农兽药”等行为,这并不仅仅是为了规范一个行业,更是在捍卫整个人类的健康。3.15晚会对饲料中违规添加药物进行曝光之后,我们的记者第一时间赶到了山东,跟随菏泽市成武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畜牧局及公安局等单位组成的联合执法队,共计70多名执法人员,连夜对被315晚会曝光的山东成武旺泰饲料有限公司进行查处。

  央视财经记者李雪峰:现在特警队员已经集合完毕,现在执法人员已经开始会敲传达室门了,现在目前我们可以看到,传达室大门禁闭,厂区里面现在是一片漆黑。只有一个值班的人员,执法人员现在向这个值班人员亮明了工作证件,现在已经进入了厂区。

  厂区内房门紧闭,里面一片漆黑,执法人员迅速分头对各个房间进行检查,记者刚一进入企业法人袁绍旺的办公室,里面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现了。

  记者李雪峰:大家可以顺着我的镜头看,这个办公室里面的电脑,正在播放着我们的315晚会,由此可见这里面的人,已经第一时间得知了他们的违法被曝光的事实,当执法人员进入房间的时候,灯关着但电脑是开着的。

  执法人员介绍说,他们通过对留守人员问询得知,就在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前10分钟,该企业负责人袁绍旺刚匆忙离开了现场。执法人员随后拨通了袁绍旺的手机,结果无法接通。

  虽然企业负责人不知去向,但记者跟随执法人员在饲料加工车间里,却找到了许多重要物证,在配料间堆满杂物的桌子上,执法人员发现了多张生产饲料的配方单,违禁药物的名称频频出现在配方中。

  在这张编号为7030的配料单上,标注的日期为2017年2月25日。配料单中,清楚地标明了添加的原料及各种添加剂成分及用量,其中一项内容写有“喹0.3”字样,随后执法人员在该公司配料间的小仓库里,找到了一大桶标为喹烯酮的抗生素药物,显然这个药桶已经被打开使用过,里面只剩下少半桶黄色粉末状的药物。

  喹烯酮与喹乙醇同属于治疗畜禽的抗菌、止泻药物,它们共同特点是都具有促生长作用。按照规定这些成桶的原料药,只有具备生产药物添加剂资质的企业才能使用,但是这些原料药却出现在了只有生产预混料资质的旺泰公司仓库内。

  山东省菏泽市成武县兽药饲料监察所所长苗崇磊:目前它的配方,就是它的饲料标签来说,添加这个是没有标示。这个是不符合规定的。

  根据2001年农业部公布的《饲料药物添加剂使用规范》中明确规定,凡农业部批准的具有预防动物疾病、促进动物生长作用,可在饲料中长时间添加使用的饲料药物添加剂,其产品批准文号须用“药添字”。生产含有药物品种成分的饲料,必须在产品标签中标明所含兽药成分的名称、含量、适用范围、停药期规定及注意事项等。

  然而在旺泰公司产品“ 速肥肽” 外包装上标注的是多种维生素、肥肽素、氨基酸等,没有任何抗生素药物的体现。

  除此之外,执法人员在仓库内堆放的药品添加剂中,还发现了一个标注为SP-02的空桶,这个桶的外观跟装有喹烯酮的药桶一样。执法人员通过不断给袁绍旺家属做思想工作,晚上11点左右,旺泰饲料公司企业负责人袁绍旺回到了公司。

  在现场袁绍旺对于该公司产品“速肥肽”,擅自添加喹乙醇的事实矢口否认,称只有一两斤,那么对于一个只有预混料生产资质的企业,大量存放喹烯酮原料药,袁绍旺称只是有点库存,是有人上门推销的。

  49岁的袁绍旺,在饲料加工这个行业,已经干了20多年,并且有很强的专业背景,1990年他从山东农业大学饲料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县饲料厂工作,2010年成立旺泰饲料有限公司,公司里只有3名员工,他们采取按照客户需求,调配饲料进行订制生产。 2015年投产,当年生产饲料400吨,2016年产销售量猛增到1700吨,销售达到收入420万。

  通过采访记者发现,由于长期从事饲料生产,袁绍旺对于非法添加抗生素的危害,其实是心知肚明的。

  袁绍旺:药物残留这些东西造成这负作用非常非常的大,这东西,当然了。这些东西加在畜产品里头,吃到人里头,它然生耐药性,它对人这方面影响非常非常大。

  当晚执法人员对该企业办公电脑、记录凭证进行了查扣,并对存放违禁药物的仓库及生产设备进行了查封,对袁绍旺等2人,进行了控制。

  旺泰饲料公司被315晚会曝光后,成武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县领导连夜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对涉事企业从严从快查处,并举一反三。决定立即对全县范围内饲料加工企业,兽药销售生产、销售企业进行拉网式全面检查。

  3月16日上午,央视财经记者跟随成武县畜牧局兽药饲料监察所的工作人员,首先来到成武中惠饲料有限公司,该企业是当地一家大型饲料生产企业,主要生产猪预混饲料、浓缩饲料。成武县兽药饲料监察所所长苗崇磊带领队员对该企业的原料仓库内的原料,饲料添加剂进行了核查。

  通过采访记者发现,执法人员的检查,主要集中在对产品渠道来源,外包装标识、生产批次,生产日期等外观部分,对于成品里是否含有禁用药物,是否存在超量添加,则必须通过专业设备进行检测。但由于基层执法部门没有专业设备,只能采取抽样送检的方式。

  苗崇磊:在以前是市级兽药饲料监察所它有这个化验能力,当时如果上面给下任务的话,我们给它送检合格的是不收费的,不合格的我们处罚(缴纳检测费),现在兽药饲料监察所,合并的那个综合检测机构,那个只要送检都必须交费。

  苗崇磊介绍说,检测分项目,一个产品8个项目进行全项检测,监测费要2000多元。

  记者:那么这笔钱是怎么出吗,你们有这笔经费吗?

  苗崇磊:没有,正是因为我们没有,所以监管才有些漏洞。

  一没设备,二没钱,这让苗崇磊他们有种有劲也使不上的感觉,加大监管力度,增加抽检频次,只能是纸上谈兵。

  记者:那你们现在检测的费用怎么来呢?怎么办?

  苗崇磊:我们检测现在都是省的,省里下到市里,抽检样品多少个,多少批次,然后让市里来人,我们配合他,对这些饲料生产进行抽样,如果没有这个。

  苗崇磊坦言,由于没有设备、没有专项经费保证,他们这些在基层直接面对企业的监管部门,工作起来捉襟见肘,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段志军是该企业销售部经理,常年跟经销商,养殖户打交道。他告诉记者,虽然国家规定喹乙醇只能用于35公斤以下小猪,但实际使用中,养殖户用它喂大猪的现象屡见不鲜。

  成武中惠饲料有限公司 销售部经理段志军:养殖场太多,这个产品30公斤你采用,然后他用到40公斤、50公斤,政府怎么去监控,他不可能每一个养殖场去监控。

  段志军建议,鉴于国外已经禁止使用喹乙醇,我们国家也应尽快彻底禁止饲料企业使用喹乙醇,并对使用者提高处罚标准。

  段志军:就像瘦肉精一样,前几年不是出了一件事情,现在很多猪场应该都不敢用了,用了之后处罚太严重的话,他们不可能为了养一个猪挣一点钱,不可能不要命是吧。

  截止到3月17日16时,成武县出动执法人员231人,检查农资企业6家,排查农资经营户210户,发现存在无照经营,假冒他人包装现象,下达整改通知书25份,对于旺泰饲料公司的查处工作也有了新的进展。

  山东省菏泽市成武县畜牧兽医局局长郝清祥:在第二天的深入检查中,我们又在现场发现了疑似喹乙醇(药物),已经将其全部封存,并将其半成品14份送往省局一同检验,目前正在等待检验结果,我们对全县饲料企业已经开始全面排查,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半小时观察]:根治兽药滥用需“猛药”

  央视财经记者从农业部获悉,近期农业部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畜禽养殖环节兽用抗菌药物安全使用大检查,农业部要求各地制定工作方案,对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生产经营单位进行全覆盖监督检查,对规模养殖场、养殖户进行重点排查,发现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从严从重查处。

  畜禽饲养中的兽药滥用现象由来已久,屡打不绝、屡禁不绝,要想从根本上遏制其的发生、发展,就必须提高违法者的违法成本,依法从严从重查处,根治兽药滥用必须要用猛药。

标签:

责任编辑:王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