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 > 社会管理 > 正文

兰海高速车祸路段:曾发生事故二百余起近百人伤亡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  2018-11-21 09:31:00
它们是保障兰海高速兰临段的诸多安全措施之一,树立在一段长达17公里的下坡路上。这段下坡路由南向北,从兰临高速新七道梁隧道出口直抵兰州南收费站。

  前方事故多发路段

  6块警示牌重复着同样的提醒:“五挡夺命,四挡失控,三挡安全。”

  它们是保障兰海高速兰临段的诸多安全措施之一,树立在一段长达17公里的下坡路上。这段下坡路由南向北,从兰临高速新七道梁隧道出口直抵兰州南收费站。

  然而这并没有阻止2018年11月3日晚,一辆重载货车再次在这条路上失控。

  根据11月16日甘肃省人民政府事故调査组的通报,这天晚上,货车司机李丰驾驶着“辽AK4481”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吉B2870挂”号重型低平板半挂车,就在这段下坡路段,因制动失灵造成车辆失控,行至兰州南收费广场附近时,与1辆重型仓栅式货车发生碰撞后,连续与13辆小型客车直接碰撞,所载货物甩出砸中车辆,并导致周围18辆小型客车相互碰撞。

  15人死亡,45人受伤(其中,重伤2人、轻伤10人、轻微伤33人),33辆机动车受损。

  根据调査结果,10月21日,司机李丰已发现肇事机动车制动有问题并多次告知车主李佳林修理,但直至事故发生,李佳林未对制动系统进行检修。

  11月3日,这辆制动系统不符合《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要求的机动车,驶上了那条曾被司机称为“死亡路段”的长下坡。

  这些路全部是极限设计

  走过新七道梁隧道的司机,无不对北侧的长下坡路段印象深刻。“太长了,老出事。”

  这条2004年12月验收通车的高速公路位于兰州市七里河区以南,设计时速80公里,为全立交、全封闭、双向四车道高速公路。海拔2612米的新七道梁隧道是全路段最高点。

  根据管辖此处的兰州交警韩家河大队曾经发布的数据,新七道梁隧道北侧到兰临高速0公里处的落差为550多米,如果以兰州南收费站向北4.38公里进入市区计算,这一数字变为了1100多米。

  “路刚通大家不熟悉,事故频发,全是重载(货车)。”长期关注兰临高速的兰州老媒体人林阳(化名)回忆。

  那些失控的货车有的幸运地冲上避险车道,有的夷平了兰州南收费站的两个收费亭,有的直接冲过收费站,在市区造成更大的死伤。

  2005年左右,兰临高速刚通车时,常有重载货车冲进民房的事故发生,本地媒体进行了密集的报道,将这段路称为“死亡路段”。

  事故发生15天后,甘肃省人民政府发布了省交通运输厅关于该路段的评估情况的通报,称已经请第三方公司进行安全性评价,评价显示该路段设计和建设采用的平曲线、纵坡坡长和坡度、收费站设置等技术指标,增设的5处避险车道和1处紧急通道,以及设置的135处标志标牌、振荡标线、监控设施等交通安全设施均符合当时的相关技术规范和技术标准。

  上述通报还称,甘肃省交通厅已经组织对全省公路进行排查,重点路段开展安全性评价,对第三方评价单位提出的意见建议,有针对性地制订优化完善方案,并加以实施。

  不仅如此,据《法制日报》报道,公安部交通管理局也在事故后召开视频调度会,要求各地公安交管部门集中排查整改长下坡等重点路段隐患,联合交通运输、应急管理等部门,提出针对性的管控整改措施。

  在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历年公布的十大事故多发路段中,经常出现长下坡路段的身影。

  山西省青银高速薛公岭路段位居2013年交通部总结的十大危险路段之首,这条山区高速路承担着晋煤外运的繁重任务,往来大部分是运煤车。然而该路段934公里至964公里落差达到750米,29.9公里几乎全是下坡弯路,事故频发并且致死率高。据央视2015年报道,2008年到2014年间,该路段共发生交通事故1835起。有当地司机称之为“血公岭”。

  据《山西晚报》报道,这条路的设计、施工同样是严格按照国家标准设计并施工的。“但是,这些路全部是极限设计。”薛公岭路段的交警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所谓极限,是指最低值,即刚刚达到安全通行标准,少一分则为不安全。“这样设计,也许是出于无奈吧,摆在眼前的,就是这沟深弯急的山路,其中不少路段,还大跨度架着桥。”

  如今,这些“严格按照国家标准设计施工”的高速下坡路,不得不面对越来越多的大货车。

  2012年11月,《甘肃日报》援引交警部门的统计数据称:2004年兰临高速开通以来,17公里长下坡路段共发生各类车辆失控事故220起,造成42人死亡,55人受伤。而《科技鑫报》得到的截至2013年6月的数据显示,该路段累计发生240起交通事故,共致死54人,致伤55人。

  兰州南收费站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11月3日的监控视频显示,辽AK4481号19时14分驶出的新七道梁隧道,到19时21分兰州南收费站广场事故发生,这辆车只用时7分钟就行驶了这近14公里的路程。而一般轿车行驶同样的路程也要15分钟左右。

  事故一如《甘肃日报》2012年报道中的提醒:“路段本身就容易发生货车失控引发的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如果有失控的大货车冲了下来,正好又碰上了停在这里等待进城的大货车,那么发生群死群伤的交通事故就在所难免。”

  发生事故二百余起,近百人伤亡

  兰临高速通车后,除了设置紧急避险车道和紧急通道外,当地交警部门还曾在新七道梁隧道口80米处拓出一港湾式辅助道,建起一个安全检查服务站,在此给大货车司机发放路段警示卡,介绍该路段路况,并要求大货车司机在此停车进行刹车冷却,在检查刹车系统安全后方可上路。

  林阳说,新七道梁隧道口的安全检查站带来了明显的效果,“但在事故率降下来之后,就被撤掉了”。

  2010年前后,随着康临高速的建成通车,这段路再次出现了“失控”的苗头。

  增设标志标牌是公路管理部门的另一项重要举措。据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在短短的17公里路程旁矗立着60多块各式各样的警示标牌。

  不仅“出隧道17公里长下坡减速慢行”在全长4.07公里的新七道梁隧道里反复闪现,几乎每隔2~3公里,“自救车道”的黄色警示牌都会从司机眼前滑过,它们之中穿插着6块大大的“五挡夺命,四挡失控,三挡安全”,以及4次“检查刹车”的提醒。

  还有一块牌子上写着“前方事故多发路段,发生事故二百余起,近百人伤亡”。但这些牌子并不能挡住偶尔失控的货车。

  王东(化名)在这段下坡路末端的晏家坪开了十几年的小卖部,在他的印象中,几乎每年都有冲下来的失控货车。

  他所在的晏家坪位于兰州南收费站的北边3公里处。除了从这17公里下坡路驶来的车以外,212国道、兰州市内道路驶来的车也于此地交汇。

  王东记得,高速路刚通车时,一辆“前四后八”的重载货车就从高速路上冲下来,直直地撞在小店门前,车上3人不幸遇难。听来处理后事的死者家属说,司机刚结婚,小孩才1岁多,另外两个都是没结婚的小伙子。

  2010年10月30日晚上,王东正在路边为货车加水,突然眼前一黑,“像闪电一样,一个影子就过去了,然后就是“叮铃咣当"的声音。”这次又是高速公路上冲下来的货车,“把路中央绿化带两三个路灯都扫倒了,整个路灯‘刷’的一下都黑了。”

  这是一辆河北牌照加长挂车,冲入逆向行车道,在与一辆甘肃牌照小轿车和一辆摩托车相撞后,撞倒路边高压电线杆掉入路边大坑中。小轿车、大挂车和摩托车上7人死亡、1人受伤。

  最让王东感到后怕的是2012年6月18日,当天凌晨三四点,一辆载有几十吨货物的货车,冲出兰州南收费站,冲进了一家工厂的门卫室。而门卫室前竖有工厂招牌的一米见方的石墩,被直直撞飞到王东的店里。

  “当时以为地震了。”门口的报警器不停地叫着,在后屋睡觉的王东走出来,发现眼前全是土,卷闸门、玻璃门、柜台碎了一地,司机当场死亡。

  后来,工厂被撞坏的门卫室,也没有再修复,门卫搬进了院内5米过地磅的一间小屋。而王东一直后怕——如果那天他开门早,可能也会横遭不测。

  兰州南收费站比王东的小卖部更接近这些从下坡驶来的货车。

  2010年12月22日凌晨3时38分,在兰临高速公路长下坡路段,一辆满载白萝卜的大货车突然失控冲向兰州南收费站收费亭,从2道和3道收费口之间冲出,摧毁收费亭并撞毁一辆正在缴费的小轿车。事故造成1死7伤,其中1名女收费员当场身亡,1名男收费员受伤住院。

  “他真的命大,现在还能上班。”兰州南收费站站长王克兴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那次以后,运营中心采取了很多措施,加固栏杆,加高防撞岛头,增设标志标牌,路面上增加震荡带,把路面上的亭子拆掉了一个,设立了紧急通道。”

  在收费站的紧急通道中,没有收费亭和栏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塑料墩。一旦有失控车辆冲下,可以避开收费站等候的车辆和收费亭。收费站工作人员表示,该紧急通道设置后,每年能用上一两次。“车直接就冲下去了。”

  2010年收费亭被撞毁6天后,时任甘肃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赵彦龙在甘肃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兰临高速由于受地形地貌的限制,选择的收费站的位置也是唯一能够选择的地方,再没有别的更好的地方,应该说视野相对比较开阔,所以选择此地是比较合适的地方。”

  他还说:“近期发生的这些事故都是由于货车装载超出了承载能力造成下坡刹车失灵造成的。虽然从交警部门和公路路政部门来说加大了管理力度,但是局部监管失控还是存在的。”

  这样做也许会牺牲更多的效率,但如果没别的方法,也比冒险更值得的

  2018年1月1日,新版《公路路线设计规范》启用。与旧版规范相比,新版规范对高速公路、一级公路连续长、陡下坡路段的平均纵坡和连续坡长进行了更具体和严格的规范。在新的规范中,如果连续长、陡下坡路段的平均纵坡和连续坡长超过标准,应当“进行交通安全性评价,提出路段速度控制和通信管理方案,完善交通工程和安全设施,并论证增设货车强制停车区。”

  按照旧版规范修建的高速公路下坡路段,针对其中事故多发的,各地多年来陆续采取了不同的手段。

  有的地方在下坡路段起点处设了大型停车场,配了降温水池,让大货车过一下水,对轮胎、轮毂进行冷却处理。有的地方设了紧急避险车道。路段全程间断增设了高出路面1厘米多减速震荡带,防护栏和中央分隔带也更换成混凝土防撞墙。

  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特约专家、3M交通安全系统部首席交通安全教育与政策联络官官阳撰文指出,针对这样的连续长下坡路段的公路事故,在线型、坡度、收费站位置设置等方面一时无法改变的情况下,需要交通管理部门通过更合理的标志标线对驾驶员进行引导。“要在驾驶人需要改变操作程序前,有充分的时间并得到明确清晰的指令,以使驾驶人知道该做什么事情,并在最准确的位置进行最正确的操作。如告诉司机在哪里要控制车速,控制什么样的车速,在哪里要控制什么样的车距,在哪里要检查刹车等。”

  “在特别危险的一些地方,应该考虑设置强制要求大货车进行临时停车降温或检查后再通过的设施,这样做也许会牺牲更多的效率,但如果没别的方法,也比冒险更值得的。”官阳指出。

  在甘肃兰州,11月3日这场造成15人死亡、45人受伤的事故发生后,那个一度停用的新七道梁隧道口安全检查服务站再一次启用。

  相比之下,厦蓉高速的改造更为彻底。在厦蓉高速漳州与龙岩交界处,也有一段14公里的长下坡,路面狭窄、弯急坡长、坡度大,一度被称为“魔鬼路段”。在采取了限宽、分流等各种临时的治理措施后,福建省意识到,长久的治本之道,只有改线换道。

  2014年,厦蓉高速公路改扩建项目启动,并于今年国庆期间通车。改造后,老路被改为上行路段,新修或扩建路段作为下行路段,将老路长下坡段改为长缓坡,消除了老路长期存在的安全隐患。

  据《闽西日报》报道,统计数据显示,在通行车辆略有增加的情况下,今年10月1日至5日,该路段仅发生2起交通事故,而2017年国庆期间,和溪长下坡路段发生50起交通事故。

  甘肃省交通厅通报显示,兰州南绕城高速公路将于今年12月底前建成,届时通行兰临高速公路的大型货车将被分流到南绕城高速公路,不再由兰州南收费站进入市区。目前,兰州南绕城高速公路项目同步由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道路安全研究中心进行第三方交通安全性评价,随后将根据评价结论优化相应措施。

  同时,甘肃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和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发布了通告称,为预防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自2018年11月8日零时起,三轴(含)以上货车、危险化学品运输车要由井坪收费站驶出,经国道212线驶往兰州,禁行时间直至兰州南绕城高速公路通车之日止。

  据说,更多的警示提醒设施即将出现在那条即将通车的高速公路上:高音喇叭、闪光指示带、探照灯,延伸道路灯,昼夜提示行车安全。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刘言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11月21日 11 版

标签:

责任编辑:王男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传媒智库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传媒智库及其子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