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 > 社会管理 > 正文

扶摔倒者反被指撞人 小伙欲起诉:希望让人认识诚信价值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  2018-09-13 09:41:00
近日,浙江金华32岁的小伙子滕先生因扶骑电动车摔倒的曹先生,被路人指认撞人,并因曹先生报警被指为肇事者,从而卷入一起交通事故调查

  近日,浙江金华32岁的小伙子滕先生因扶骑电动车摔倒的曹先生,被路人指认撞人,并因曹先生报警被指为肇事者,从而卷入一起交通事故调查。滕先生称,交警调查期间,曹先生家属曾要求其垫付医药费,并指责其“没良心,没一句问候,不去医院看望伤者”。最终,交警找到事发过程的监控视频,确认这是一起单方交通事故,曹先生的摔倒与滕先生无关。9月12日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从金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获悉,滕先生的扶人行为值得称赞,支队将联系相关部门,将此事纳入征信系统,给予加分奖励。

  真相大白后,滕先生决定起诉曹先生及指责他的路人,“起诉并非为了赔偿,希望为自己讨个公道” 。而曹先生的儿子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家人从来都是尊重交警的判罚,不管是监控视频出来前或之后,从来没有要讹诈滕先生的想法。事后,他已联系滕先生道了歉,并表示愿意与母亲上门道歉,赔偿其损失。

  男子扶起摔倒者

  伤者报警指其肇事

  滕先生今年32岁,负责浙江金华部分地区的宽带维护,经常骑着电动车出门工作。9月2日下午,他骑电动车至双龙北街与解放西路交叉口附近时,看到左边的小路口有一辆红色轿车正在转弯,放慢了速度。此时,背后突然传来急刹车的声音,滕先生看到一名男子骑着电动车摔倒在自己旁边。

  摔倒的男子正是曹先生,今年47岁。据滕先生称,曹先生摔倒后与其靠得很近,但两辆车并没有碰到。“他是自己站起来的,我就下车帮他扶起电动车,推到路边,他还轻声说了‘谢谢’。车刚立住时,一名骑电动车的路人出现,质问我为什么扶伤者的车,他说看到我撞了曹先生,还说我不道德。我当时蒙了,不知道说什么。曹先生也没说话,后来他就报警了。”

  滕先生说,在交警到达现场前,那名路人又对着他骂了几分钟,然后未等交警到就离开了。“交警在现场先查看了伤者的情况,曹先生说我撞了他,我说没撞,交警就先把我们的电动车都扣了,说要调取监控查看。后来,曹先生的家属赶到现场,将其送往医院。当时我看到事发路段有监控,也是比较有信心的。”

  被要求垫付医药费

  真相大白后扶人者欲起诉

  滕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9月4日,他和曹先生妻子在交警队写材料,对方开口就指责他“没良心,撞了人都没说一句关心的话,也不去医院看望”,并要求其垫付医药费。知道监控录像一度调不了后,滕先生开始担心,怕指证他撞人的路过的男子会再跳出来作证。

  9月6日,滕先生接到交警队的电话,交警已经找到拍下曹先生摔倒经过的监控。9月12日下午,金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宣传科吕副科长对北青报记者称,事发当天接到报警后,民警赶到现场,咨询事故发生经过时,双方陈述不一致,伤者说是对方超车撞到他导致摔倒,另一方说是伤者自己在其身后摔倒。“当时我们就先把双方的电动车都扣了,事后也在公安系统内查看监控,但发现由于修路,事发路段的监控未正常使用。后来,民警王林沿街查找了商店的监控,发现一家钢材店的监控刚好拍下伤者摔倒的经过。”

  据吕副科长介绍,根据监控视频显示,滕先生在前,曹先生在后,摔倒时两车没有碰撞,因此认定此交通事故为单方交通事故,曹先生负全责,与滕先生无关。

  滕先生称,9月6日,他到交警队时,曹先生的妻子已经看完监控视频了。证明自己无责后,滕先生要求对方补偿其因此损失的打车费、误工费和拖车费,总共大概2000多元。“但对方说让我好人做到底,去医院看一下曹先生。我有些生气,就说要起诉。”

  9月12日,滕先生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他是想起诉曹先生和那名指证他撞人的路人,要求对方公开道歉,并赔偿其精神损失1元。“如果这件事到此就结束,那讹人的成本太低了,扶人的成本太高了,好人因扶人受到的损失谁来赔?我想为自己讨个公道。”他称,发帖后已有律师联系他,表示愿意免费代理起诉,目前已经准备好起诉材料,将向法院投递。

  摔倒方称没想讹钱

  愿意道歉并赔偿

  曹先生的儿子小曹告诉北青报记者,曹先生今年47岁,这次摔倒导致他肋骨骨折,肺也破了,目前还在住院治疗。他表示,事发时,曹先生由于受伤可能也有点缺氧,不太清楚自己好好骑着车怎么就摔倒了,加上有路人指证是滕先生将其带倒,当时就报警了,以为滕先生是肇事者。

  对于滕先生所称家属曾要求其垫付医药费一事,小曹说,交警在调查时,其母亲确实指责过滕先生,也说过让他去医院看曹先生,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但我妈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当时我爸还在病床上下不了床,心里也着急。站在伤者的角度,我们有权利怀疑他是肇事者。”小曹称,家人尊重交警的判罚,不管是监控视频出来前或之后,也没有要讹诈滕先生的想法。

  至于滕先生所称要起诉曹先生的说法,小曹称,如果滕先生要起诉,他也没办法。交警调查结果出来后,他已经联系过滕先生,因将其误认为肇事者而道歉,并表示,希望滕先生列出其因此事造成的损失和金额,他愿意赔偿,并与母亲一同上门道歉。同时,小曹也对滕先生在父亲摔倒时扶人的行为表示了感谢。

  但对于小曹提出的补偿,滕先生拒绝了。他说,调查结果出来后,公司表示不会扣他的误工费。“赔偿不是最重要的,其实当时在交警队他母亲拒绝补偿我才很生气要起诉,但如果当时对方答应,我可能也不会收,因为考虑到曹先生还在医院,也要花钱。”

  小曹说,他理解滕先生的想法,那几天如果没能证明他的清白,交警的判罚会对他不利,后果可能很严重。

  小伙扶人行为

  有望征信加分

  滕先生因扶人被路人、伤者指为肇事者,因此受到伤者家属指责、被要求垫付医药费,真相大白后欲起诉对方。对此,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的周浩律师表示,这其中涉及两个法律关系,一个是被指撞人并受到指责,滕先生被当众指责,会觉得名誉受损,涉及名誉侵权;另一个是因为扶人却卷入交通事故,损失了打车费等费用,涉及损失赔偿。《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因保护他人民事权益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受益人可以给予适当补偿。没有侵权人、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但起诉后能否得到法院的支持,还是要看证据情况。”

  周浩律师称,在交通事故中,伤者一时间摔蒙了,可能会误以为扶人者是撞人的,很难说他主观上就是想讹人。作为在交通事故中受伤的一方,在指认肇事者时应当慎重,不清楚因何导致事故,也没有掌握视频或者其他证据的情况下,有认错的风险。

  金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吕副科长也对北青报记者表示,滕先生扶人的行为值得称赞,交警支队将联系相关部门,将此事纳入征信系统,对其给予加分奖励。他表示,曹先生的交通事故比较特殊,在交通事故处理中,多数情况下,事实比较清楚,但一般涉事双方也会首先去指责对方的责任,尤其是有人受伤的事故。双方在协商医疗费的垫付时,可结合交警调查的情况,咨询交警的意见。此外,医院的绿色通道机制和保险公司先行垫付的机制也有助于解决医疗费垫付问题。

  对话

  希望让人认识诚信价值 为自己讨一个公道

  真相大白后,滕先生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为其担心的家人,并骑回自己的电动车,迅速恢复正常工作。9月12日,滕先生谈及此事对自己的影响时表示,他与妻子已经领证,事发当天原计划回家商议办酒席事宜,但后来卷入交通事故调查就耽搁了。

  北青报:被路人指认为肇事者时,您心里在想什么?

  滕先生:我当时就蒙了,说不出话,没想到好心扶一下会被认为肇事者反咬一口。听了路人的话,曹先生的思想也有了变化,跟交警说是我撞倒他。当时我看附近有监控,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北青报:后来,曹先生的家属向您索赔了吗?

  滕先生:没有索赔。9月4日,我去交事故经过陈述材料并按手印,曹先生的妻子也在,她代替曹先生去的,在现场就指责我没良心,也没一句问候,没去医院看望。当时,交警说由于事发路段在修路,暂时无法提供监控视频。这时,对方就提出要我先垫付1万元医药费,我很生气,也拒绝垫付。但当时我就开始担心了,没有监控,要是那个路人再跳出来作证,他们肯定会起诉我索赔了。

  北青报:交警调查的那几天,对您有什么影响?

  滕先生:事发当天,原本我以为扶人就耽误几秒,回家我还要跟家里人商量办婚礼酒席的事,但后来都耽搁了。家里人都为我担心,我也担心这件事会影响妻子娘家人对我的看法。那几天我吃不下也睡不着,也想了很多证明自己清白的办法,比如咨询专业人士,查看现场车轮留下的痕迹,计算速度。事发当天,电动车被扣留了,那几天也没办法正常出门工作,都是同事给我打电话沟通,平时到现场几分钟解决的问题,电话沟通要花半小时。

  北青报:后来是怎么找到监控视频还您清白的?

  滕先生:在事发路段附近,交警队的王警官找到了一家钢材店有监控,刚好拍到曹先生摔倒的过程,看了监控发现我们两辆车没有碰到,不是我把他带倒的。这件事真的特别感谢交警和钢材店,过几天想去交警队送锦旗,也去钢材店表示感谢,送些菱角。

  北青报:真相大白后,您向对方提出补偿要求了吗?

  滕先生:被卷入交通事故调查后,由于电动车被扣,我花了116.5元拖车费,两次打车到交警队处理交通事故花了几十元的打车费,加上那几天的误工费,总共损失2000多元。证明我的清白之后,我9月6日在交警队向曹先生的妻子提出,要求他们补偿我拖车费、误工费和打车费的损失,但对方拒绝了。真相大白后,拖车费已经退回来了,公司也表示不会扣我的误工费。

  北青报:那后来对方道歉了吗?

  滕先生:我发了帖子之后,9月7日晚,曹先生的儿子给我打了电话,道歉了,也表示愿意补偿我的损失,让我列个清单,还说要带上他母亲上门道歉。

  北青报:您接受对方的道歉和补偿吗?

  滕先生:补偿不能接受。其实当时在交警队对方要是答应的话,考虑到曹先生还在住院也要花钱,我可能一分钱也不会拿。现在我要起诉,他说要补偿,我接受了就不起诉,这算什么呢?我也不是为了赔偿起诉。我希望能让大家认识到诚信的价值,讹人是要付出代价的,为自己讨一个公道。

  北青报:那您打算起诉谁?以什么名义呢?

  滕先生:想起诉曹先生和说我撞人的路人。法律方面的知识我也不太懂,我发了帖子后有律师联系我,说愿意免费帮我代理。起诉的事也得咨询律师,我们已经准备好材料了,最近比较忙,可能明天会去法院递交起诉材料。(记者 李涛 实习生 戴幼卿)

标签:

责任编辑:王安琪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传媒智库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传媒智库及其子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