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 > 社会管理 > 正文

从网络大V到“网络害虫”——陈杰人涉嫌敲诈勒索、非法经营案件透视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2018-08-17 09:25:00
犯罪嫌疑人陈杰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你们其实被我骗了。我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披着光鲜外衣、打着公平正义旗号的网络大V,实际上是为了个人私利、干了许多不良勾当的网络害虫。”这是网络大V陈杰人在接受讯问时的一番忏悔,“我对不起你们善意的期待与信任,互联网是一个信息非常复杂的地方,不要被我这样的网络伪君子蒙蔽了双眼。”

  近些年来,陈杰人通过自媒体账号,以“点评时政”“揭露官员丑闻”“批评政府”“敢言”“敢爆料”出名,积累数十万粉丝。然而7月7日下午,湖南警方的一则通报令人感到意外:犯罪嫌疑人陈杰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随着警方办案的不断深入,陈杰人的真面目逐渐被揭开:陈杰人案系具有网上黑恶势力性质的“家族式”团伙犯罪,该团伙打着法律和舆论监督名义和公平正义的幌子,以网络为犯罪平台,大肆敲诈勒索、疯狂敛取钱财,涉嫌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等违法犯罪。几年时间,陈杰人犯罪团伙先后注册建立“杰人观察视角”“杰人观察高度”等21个微博、公众号、头条号等自媒体账号,发表炒作、攻击、揭露等各类负面文章3000多篇,先后在11个省份制造各类负面舆情200余起,敛财数千万元,严重混淆公众视听,严重扰乱网络秩序,严重破坏基层治理和社会稳定……

  借势自媒体,恶意炒作并明码标价

  陈杰人出生于湖南省双峰县青树坪镇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父母残疾,家境贫苦。他曾先后在当地政府、知名媒体工作,但因涉及假新闻被新闻媒体单位开除。

  近年来,信息技术发展,“人人都有麦克风”,陈杰人敏锐觉察其中的商机。他忘却了“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的常识,抛弃了“自媒体也要有新闻职业操守”的原则,通过肆无忌惮的包装、炒作,不断扩大影响力,追求名与利。

  打开陈杰人的自媒体账号,其中充斥着大量看似光鲜却实为虚构的头衔:资深媒体人、法律文化学者、品牌策划和危机公关专家,曾入选“中国最有影响力100名意见领袖”……翻阅其账号上的文章,醒目的标题,大段的“证据”列举,再加上极富煽动性的表达,很容易让人对陈杰人产生“呼唤真相、伸张正义”的错觉。

  “2003年到现在,陈杰人从事媒体行业多年,很清楚文章怎么写能博取眼球。当他发现写文章能产生巨大经济利益后,就开始把这个当成一条挣钱的好路子,把法律和新闻当成他赚钱的工具。”陈杰人的情人刘某在接受讯问时说。

  2018年5月31日,湖南邵东某客运公司司机赵某庚在上班期间感到身体不适,三日后不治而亡。赵某庚家属找到陈杰人帮助索赔。陈杰人指使弟弟陈伟人出面交涉,在与赵某庚外甥女彭某的第一次见面时,收取2.6万元的咨询费并达成协议:赔偿款在40万元以下,收取10%的服务费;超过40万元,收取30%的服务费。

  随后,陈杰人指使弟弟陈伟人发布《湖南省邵东县黑心人大代表李某艳草菅人命再添新坟》,陈杰人也贴出了此前策划的小孩在客运公司前拉横幅照片,标题为《“墓地事件”后湖南邵阳又发代表丑闻中小学生在邵东县委抗议人大代表草菅人命》,向当地政府及客运公司施压。

  紧接着,陈杰人等人要求李某艳赔偿赵某庚家属。“当时我做主,把赔偿款降到70万元。没过几分钟,我哥就打来电话臭骂一顿,让我必须坚持之前的价码88万元。”陈伟人说。最终陈杰人等人如愿以偿,从中非法获利26.3万元。

  “我以法律人自居,在网上写文章制造动静时,时常用法律条文辨析,制造依法说话的形象,幕后有很多利益勾当,广大网友却不知道。”在陈杰人眼里,写文章、造舆论、发帖删帖,一切都可以变成生意。2015年初,陈杰人还和前妻邓某某合伙成立北京华霖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并以此为平台,继续打着“法律服务”的幌子接单、谈价、炒作、牟利。

  今年6月20日,陈杰人还发表文章《好消息:“杰人观察”扩大社会服务就疑难案件复杂问题接受付费咨询》,对“法律服务”明码标价:第一类通过网络或电话远程简单咨询,收费标准2000元至2万元,视问题复杂性和性质而定;第二类当面咨询,收费标准为5万至20万元,个别简单的个人问题可在5万元以下收费,但不低于2万元,所有收费均为税后,并实行先交费后咨询。

  “陈杰人的公司经营范围并不包括法律服务,他实施的‘法律服务’也并不像合法的法律服务机构,而是利用网络大V的身份去炒作,要挟他人就范,达到获利目的。”据警方介绍,2017年4至5月,曾某因工程款纠纷找到陈杰人,陈杰人帮助发帖炒作,文中有很多虚构、夸大成分。事实上,曾某并不具备从业资质,承建工程项目存在“先天不足”,但最终结果是,发包公司支付工程款518万元,陈杰人从中非法获利103.6万元。

  据警方初步统计,短短几年,陈杰人通过“写文章”“做咨询”“接案子”等方式发表3000多篇文章,银行流水过亿,并在全国多地购置房产。

  倚网自重,我行我素,大肆污蔑威逼地方领导干部

  警方介绍,陈杰人敲诈勒索的不仅有企业和普通群众,还包括一些政府部门和领导干部,地域涉及湖南、江西、贵州等11个省份,哪里有“商机”,他的触角就伸向哪里。对此,陈杰人曾发文解释:“因为爱,所以批评;因为向往更美好,所以容不得错误。”陈杰人还在老家修建了一处占地2200多平方米的私家宅院,取名“富德堂”。

  这种自我标榜的背后,实质上是通过对政府部门的诋毁威胁实现非法牟利。“我把一些地方工作中的小瑕疵、小问题无限放大并上纲上线,放到政治高度上道貌岸然地评说,利用领导干部对负面舆情的谨慎心理,迫使他们为了防止政治风险的扩大而就范。”陈杰人说。

  2017年12月,陈杰人通过“杰人观察视角”发表《添堵还是炫富?××省××市在北京豪华酒店开扶贫报告会》《奢华至极不可思议!实名举报××市委书记和纪委书记顶风违纪》等文章。

  这背后是陈杰人为了帮助商人施某某解决在某地投资汽配城项目的土地问题。“在前期与当地领导沟通不畅后,我带着恶意挑错的心理,反复发文章炒作,抓住对方在其他工作中存在的瑕疵和扶贫工作的政治敏感性,迫使××市委息事宁人,解决土地问题。”事后,陈杰人获利140万元。

  湖南警方介绍,打“政治牌”无限上纲上线,然后自导自演举报行为,是陈杰人的一贯手法。“我视互联网为儿戏,把举报当成生意。在一些网友看来,实名举报,值得围观,长此以往,就污染了网络空间。”陈杰人说。

  近年来,湖南省委省政府加大淘汰落后产能工作,陈杰人为谋求巨额利益,以网络大V自居,阻止或干扰政府依法行政。2017年,娄底市准备关停10家煤矿,煤矿老板联系陈杰人出面阻止。陈杰人先是找娄底市有关部门,后于今年5月针对湖南省安监局发帖,最后收取210万元“服务费”。

  针对湖南全省“禁炮”行动,去年底今年初,陈杰人与浏阳一些烟花生产企业负责人密切勾连,采取东拼西凑、移花接木等手法,陆续发出《湖南盲目“禁炮”酿惨剧八旬老汉放鞭炮被村干部逼死》《杰人观察:关于禁炮问题致湖南平江县委县政府的公开信》等帖文,对政府施压。

  今年以来,湖南省委对个别市县政府部门与人合作违规建立网络宣传平台进行清理整治。陈杰人闻知“暴跳如雷”,不甘心失去“炒作”市场,6月以来连续网上发文,大肆攻击、污蔑、恐吓有关党政机关领导干部。陈杰人以400多万元的价格购得长沙市岳麓区“柏利大厦”一套面积300多平方米的商业写字楼,挂上“湖南星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华霖方圆智库湖南研究中心”两块招牌,自称中国方圆智库创始人,依旧我行我素开展“服务”活动,妄图让其“炒作”生意更加集约化、专业化,并使之披上合法外衣。

  就在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前,陈杰人还收到一笔105万元的款项。据了解,彭某红此前收购了江西赣州的一家高能耗钢铁厂,2018年被国务院相关部门认定为必须关停。为了逃避关停,彭某红请陈杰人出面运作,仅咨询费就先付了105万元。但陈杰人还没来得及运作,2018年7月4日就被警方抓获,随后被采取强制措施。

  “我倚网自重,把站在我背后、高度信任我的广大网友,当成要挟领导干部的资本,实在令人不齿。”陈杰人说,“我给一些地方工作制造不必要的麻烦,有的是夸大其词,有的甚至无限上纲上线。我真的是干扰了地方政治生态,破坏了地方行政管理的秩序,我感到深深的自责。”

  目前,陈杰人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湖南省委及有关部门已对涉嫌违纪违法的相关地方及有关负责人启动问责追责程序。

  家族式作案,只认金钱不认亲情,连亲人都炒作、施暴

  湖南警方在侦查中还发现,陈杰人案呈现家族式作案特点,陈杰人负责接单、指挥调度、起草文章等,前妻邓某某负责财务管理,情人刘某负责案件代理,另一名情人艾某某负责运营微信公众号,弟弟陈伟人、陈敏人等负责对外接单、收集线索、落地行动等。

标签:

责任编辑:王安琪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传媒智库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传媒智库及其子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