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舆情 > 社会管理 > 正文

川煤集团回应总部大楼被法院查封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  2017-09-05 07:41:00
近日,由于川煤集团旗下子公司不能支付到期的银行本金和利息共计7.2亿元,银行向法院起诉,查封了其包括总部大楼在内的部分资产。

  川煤集团因债务违约问题卷入风口浪尖。

  近日,由于川煤集团旗下子公司不能支付到期的银行本金和利息共计7.2亿元,银行向法院起诉,查封了其包括总部大楼在内的部分资产。

  川煤集团回应称,先后多次与该银行商议和解方案和债务重组方案,目前办公大楼已经正常使用。

  尽管此次债务违约风波告一段落,但川煤集团的高负债问题还依然存在。截至今年6月底,川煤集团总负债368.99亿元,负债率高达91.99%。从去年开始,川煤集团已爆发四次债务违约,规模超过32亿元。

  川煤集团表示,公司已草拟完成《债务重组方案》并上报国资委,力争尽快确定债务重组方案。

  业内人士指出,川煤集团的债务负担处于不断加重状态,未来1年至2年将是其偿债高峰期,面临的集中偿付压力大。

  回应总部大楼被查封

  针对媒体报道的“川煤集团因债券违约总部大楼被查封的事件”,川煤集团8月31日在官网发布了情况说明。

  据了解,川煤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广能公司在贵州省黔西地区投资控股设立了贵州世纪公司,该公司先后在中国建行贵阳京瑞支行申请贷款共计7.2亿元,川煤集团为其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但川煤集团表示,由于贵州省煤炭市场变化,市场需求不旺,电煤价格低位运行,加上去产能因素影响,导致贵州世纪公司下属生产矿井和在建矿井均出现亏损,不能支付银行到期本金和利息,且因所属地在贵州省,没有纳入川煤集团债委会帮扶范围。

  因此,京瑞支行于2016年5月份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贵州世纪公司清偿贷款,并要求川煤集团承担保证责任,同时申请对川煤办公楼等部分资产采取诉讼保全措施。川煤集团高度重视,先后多次与京瑞支行商议和解方案和债务重组方案。截至目前,双方正对一些具体事项进行磋商。

  目前,川煤集团办公大楼正常使用,集团总部办公秩序一切正常。

  川煤集团表示,近期,公司将在国资委的领导下,由公司主要领导带队前往贵州与建行贵阳分行再次协调沟通,争取得到建行总行的理解支持。

  有煤炭行业分析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债务违约属于典型资金周转困难所致,川煤集团这几年亏损不断加剧,同时遭遇外部融资环境收紧。

  重组方案已上报国资委

  实际上,今年以来,大部分煤企受益于煤价上涨已经实现盈利。但还有一些大型煤炭集团由于历史包袱比较重,人工成本比较高,仍旧存在高负债等问题。

  2016年6月份,川煤集团发布2015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未按期足额兑付公告,公告称主要原因为受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煤价大幅下跌、新发行债券困难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公司资金链紧张。

  2016年12月25日,川煤集团一笔10亿元到期的PPN(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13川煤炭PPN001”再次违约。

  今年5月份,川煤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到期的一笔5亿元中期票据,只能支付2970万元利息款,无法兑付5亿元本金。至于何时能兑付本金,暂时没有实质性计划。

  需要一提的是,作为四川省最大的国有煤炭企业和唯一的煤炭整合主体,川煤集团旗下拥有川煤股份、攀煤公司、芙蓉公等约20家子公司。其有员工5.1万余人,企业资产总额380亿元;煤炭年设计生产能力2050万吨以上。

  川煤集团作为地方唯一整合性平台,由于近年来大力开发新矿并整合小矿井,导致债务规模不断上升。

  其中,公司旗下挖陇沟煤矿、龙门峡南矿和雷公山煤矿均未按期投产,资金需求量与占用量都较大,财务杠杆持续上升,利息负担不断加重。

  截至2017年6月底,川煤集团总负债368.99亿元,负债率高达91.99%,正处于资不抵债的边缘徘徊。从2017年9月27日至2018年10月13日,川煤集团还有5笔债券,总计本金22.5亿元需要偿付。

  新世纪评级在一份针对川煤集团的研报中称,川煤集团今年的财务杠杆正持续上升,债务负担处于不断加重状态。未来1年-2年将是其偿债高峰期,面临的集中偿付压力大,而该公司仍有部分煤炭尚处于建设期,后续资金需求量大,将推动公司债务规模继续上升,整体财务风险加大。

  据川煤集团透露,公司已草拟完成《债务重组方案》并上报国资委。集团将积极配合国资委做好方案的论证和修订工作,力争尽快确定债务重组方案。

  8月31日下午,川煤集团召开各子公司主要负责人会议,川煤集团董事长景宏年在会上表示,要落实债务重组方案、降低资产负债率、削减债务需要过程,需要契机。在目前煤炭市场乍暖还寒的时刻积极寻求这样的契机。金融机构的基本诉求是付息,这也是债务人的基本义务之一,各公司要列出集中付息日期,想方设法使资金到位,该付就付,哪怕内部勒紧裤腰带,也要做到言出必行。

  今年或可扭亏为盈

  除了负债率高企,川煤集团这几年一直在亏损。

  从2012年直到2016年,这五年亏损额不断扩大。分别亏损0.24亿元、2.7亿元、7.16亿元、14.14亿元、15.67亿元。

  据川煤集团介绍,2016年下半年起,煤炭市场供需逐步平衡,煤炭价格理性回升,公司从去年11月份起连续实现月度扭亏为盈。

  今年以来,煤炭经济运行继续保持了总体平稳的态势,2017年1月份-7月份生产原煤701万吨,同比增加63万吨;生产精煤200万吨,同比增加19万吨;销售自产商品煤590万吨,其中销售精煤196万吨。实现销售收入77亿元,同比增加81%;利润总额9318万元,实现了整体扭亏为盈。川煤集团经营状况止滑提升,实现持续好转,现金流状况得到改善,企业生产秩序正常、经营秩序正常、安全秩序稳定,保证了矿区的基本和谐稳定。

  据了解,川煤集团正积极推进“以煤为基、产业相关、产权多元、科学转型”的发展战略,以煤炭生产经营为核心与基础,以物流贸易、工程建设为支柱,以非煤矿产、新能源、医疗康养旅游服务业为支撑,小步快走、蹄疾步稳推进转型发展。

  川煤集团还表示,通过转型升级,公司培育2个-3个具有竞争力的转型项目,今年可实现不亏损,在3年-5年内一定能逐步走出困境,重塑竞争性市场的战略地位,实现健康可持续的发展。

  景宏年还指出,2016年底开始,集团经营状况止滑提升,实现持续好转,但千万不能放松警惕,降本增效、全面预算控制等措施依然不能松劲。各公司明确债务清偿哪些是必须的,哪些可以暂缓的。到期的该付就付,暂缓的要与债权人主动对接,密切沟通,争取理解支持。

标签:

责任编辑:王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