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舆情 > 社会管理 > 正文

北京一教育机构称考研保录多名学生花近10万仍落榜

来源:新京报  作者:  2017-05-19 14:21:00
北京玉鼎华夏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玉鼎教育)承诺,通过培训学生可被保录到名校,否则全额退款。有家长缴纳近10万元费用,为孩子报名但最终孩子未能考上指定大学,且该公司也未退款。对此,玉鼎教育负责人表示,公司资金断裂,他正在想办法筹钱。

  北京玉鼎华夏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玉鼎教育)承诺,通过培训学生可被保录到名校,否则全额退款。有家长缴纳近10万元费用,为孩子报名但最终孩子未能考上指定大学,且该公司也未退款。对此,玉鼎教育负责人表示,公司资金断裂,他正在想办法筹钱。记者了解到,目前打着“保录”、“保过”为名的考研培训机构不在少数,各自都自称“有资源”可确保学生被录取,教育专家则表示,“‘保录班’不走外门邪道,诸如给学生泄题、组织作弊等,是无法承诺保过的,‘保过’是招生的噱头,从本质上说,是招生欺诈。”

  昂贵“保录班” 考研仍落榜

  为了让女儿顺利读研,2016年7月14日,王江花费近10万元,为她报考了玉鼎教育的“保录班”。王江称,女儿王艳大四期间曾参加过研究生考试落榜。2016年12月份王艳再次考研,由于是第二次考研,为求稳妥王江找到了玉鼎教育。“这家公司宣传说有名校保录班,说百分之百保证被中央财经大学等名校录取,否则全额退款。”

  之后,王江与玉鼎教育取得联系,“一名郝姓老师说,2015年,他们公司保录班招了10个学生,其中,有9人进了中央财经大学。”这个数字让王江心动了,2016年7月14日,他向玉鼎教育缴纳了98000元的学费和1500元的住宿费,共计99500元。

  按照协议,玉鼎教育保证王艳经过辅导后,能考上中央财经大学会计专硕,否则全额退还学费。

  但王艳回忆表示,该公司安排的课程并没有那么优质。“有一些老师被拖欠工资,经常出现没人来授课的情况。”最终,王艳通过了初试,但没能通过复试。于是,今年3月份,其家属向玉鼎教育提出了退款的要求,“但是该公司负责人不断找理由,迟迟没有退。到5月份,负责人的电话也打不通了。”王艳称。

  学生称22人未保录调剂 涉学费150万

  除了保录班,玉鼎教育总裁申少普宣称,可以帮助没考上一志愿院校的学生调剂至其他院校。申某在其微博上发布消息称,会计、审计、图书情报方面的专硕,调剂的价格为:没有任何要求的收费2万元,211或财经院校收费5万元,985院校收费10万元。

  2016年12月底,吴杰参加了研究生考试初试,其一志愿报考的院校、专业为贵州财经大学会计专业。但最终吴杰的成绩虽高于国家分数线,但与一志愿分数线差了7分。

  父亲吴明联系到了玉鼎教育,并交了15万的保录费用。“公司的负责人说,保证一定能调剂成功,否则全额退款。”但直到4月30日,教育部硕士研究生招生调剂服务系统关闭,玉鼎教育承诺的调剂也未成功。“他们的负责人说今年不太好调。”按照协议规定,调剂不成需全额退款,但是直到现在未收到一分钱的退款。“刚公司负责人说让我等一等,后来再打就没人接了,去他们公司也找不到负责人。”

  据学生自发的初步统计,2015至今,未能成功被玉鼎教育保录、调剂的人数至少有22人,涉及学费总金额超过150万元。

  负责人承认宣传夸大

  据企业工商信息显示,北京玉鼎华夏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2013年1月4日注册成立,公司创办人、总裁为申少普。近日,记者来到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的资金出了些问题,大家陆陆续续都辞职了。”此外,该工作人员称,他上月的工资也没有按时发放,也在考虑辞职。

  记者随后与公司负责人申少普取得联系。他称,公司的资金出现了问题,目前自己没有任何资产。“去年3月份起,招生不顺利,场地费用、员工工资、课酬加起来,每月亏空20万以上。”申某表示,即便是这样,自己也没有想“跑路”,正在想办法筹钱,退还大家的费用。

  对于调剂一事,申少普表示,自己有一些高校的资源,也能获取高校的一些信息,因此,开展了这项服务,“但今年以来,招生未饱和的院校大幅减少,不好调了。”对于宣传描述的100%保录,他承认广告宣传有所夸大。“保录并非一定录取,我们没有采取非法手段,只是从培训、辅导方面给予指导,并帮助他们考上。”

  ■ 探访

  培训机构称有“定向委培”合作

  一般而言,研究生考试需经过初试和复试程序,初试是国家统一组织,复试则是由招生单位自行组织,其中复试包括笔试和面试两部分。目前,不少教育机构打出“考研保录班”的字眼,一些是“全程保录”,还有一些则“光保复试”,宣称“只要过了初试,复试绝对没问题。”一些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则称,“我们跟高校有合作,因此可以得到高校一些内部资料,所以复试包过。而这些教育机构均表示保录班的学费通常在6、7万元左右。

  昨日,记者以咨询保录班信息为由,与“尚考教育”取得联系。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会帮助学生通过初试,初试过后,他们可以安排考生和导师见面,也会将考生推荐给指定学校、专业的导师。“过了初试,一般就没有什么问题了。”该工作人员表示,其公司可帮助考生保录到人民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等名校,“培训费用半年6万,保录不成,退款2万。”

  另一家“尚德培训”的工作人员表示,该机构开设了复试保录班,费用为23500元。“我们和中央财经大学等名校有‘定向委培’合作,只要初试通过,复试没有不过的。”该工作人员称,除了清华、北大、人大这三所高校,他们和其他所有高校均有合作。“可以获取高校内部的面试资料,如果面试没通过,说是尚德的学生,就可以通过。”

  昨天下午,记者分别联系中央财经大学及人民大学的研究生招生办公室。对于“保录班”、“定向委培合作”的说法,中央财经大学研招办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该校未与任何机构达成合作,考生均凭真实成绩考入学校,保录是“不可能”的。人民大学研招办的工作人员则表示,参加面试的导师不止1人,考生面试的顺序、组别也是随机的,培训机构不可能预测。

  ■ 声音

  “保录班”破坏教育公平必须叫停

  教育学者熊丙奇表示,“保录班”既不符合教育培训规律,也涉嫌操作招生潜规则、破坏教育公平,因此必须叫停。有关部门应根据“保录”的招生宣传,对培训机构进行查处。

  熊丙奇称,如果“保录班”不走歪门邪道,诸如给学生泄题、组织作弊等,是无法承诺“保过”的,“保过”是招生的噱头,从本质上说,是招生欺诈。另外,有的“保过班”,为提高通过率,不是在教育教学上下工夫,而是去搞考题,找命题老师,这是严重的考试作弊。而一些学生也是冲着这个去参加培训班。

  熊丙奇认为相关打击并不严,一方面,相关部门应该针对“保录班”在宣传中称可以搞到题目,打通高校面试关节等介入调查。另一方面,对于培训机构参与升学考试、招生舞弊,要在取缔其培训资质的同时,对相关责任人建立黑名单制度,禁止其再从事教育培训业。

  “学生可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熊丙奇表示,《广告法》明确规定,不得对教育、培训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而“保录班”涉嫌违反《广告法》。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该公司广告宣传“100%录取”,其负责人也表示“有所夸大”,其行为涉嫌虚假宣传。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及广告法之规定,经营者利用广告和其他方法,对商品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广告的,监督检查部门应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消除影响,并可根据情节处1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

  韩骁称,对于目前公司不退款的情况,由于学生与公司间协议明确约定未录取全额退款。学生可以依据协议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公司退还款项。如协议中另有违约责任的约定,学生还可以主张公司承担违约责任。

标签:

责任编辑:王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