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舆情 > 社会管理 > 正文

公众号“南京周末游”编造虚假信息推送景点 游客慕名而去大呼上当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7-04-11 11:58:00
作为策划公司或是公众号,营销、传播相关的产品,采用各种“吸睛大法”也是良莠不齐,传播水准高低立现。无论是哪一种媒体,只要是面向社会公众传播信息,无论受众是百万还是成百,都应该恪守信息真实和有效这一铁律,时时铭记“责任良心”。
     中国江苏网411日讯(记者米格)花海。当看到这个词时,给人的感觉定然是低头抬头满眼是花。这种艳景,很难不吸引人去身临其境,感受的大美。更何况,这花海就在你的身边。

    35日,微信公众号南京周末游撰写并发表了一篇图文并茂的文章——“叫板《三生三世》!这个花海秘境,南京出发只要11分钟”,向公众推送一处花海景点,地点就在南京周边,一个叫岩藤农场的地方。慕名而去的网友到了现场才反应过来,自己遭遇了骗子。和花海相比,那星星点点的花可以说是没花,真敢花海!

    记者接到投诉后,于313日去了岩藤农场。根据微信公众号文章图片里的细节参照在实地从任何一个参照物的角度看去,正如投诉人所说,没有花(如图)。而这一角度的图片里,却真是花的海洋。

记者找了一位农场的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对方说最近确实有不少人讲这个事情,说上当了。

网友晒朋友圈,引公众号编辑亲临花海体验

虽说距离不远,但从南京市区到这里,走国道省道自驾顺利的话也要将近两个小时。游客之所以跑来上当,还是因为相信公众号,毕竟那是面向公众传播信息的平台

细看这篇公众号文章,确实能勾起人徜徉花海的欲望。在与这位工作人员交流之后,记者发现,从时间节点上看,这篇文章里开头的主打图片是加工制造出来的。

    这是一张微信朋友圈的截图,里面有9张郁金香花海小照片,以及文字留言,夸赞花海。记者在接到投诉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时的感觉,和其他读者应该是一样的——一位叫蒋蒋的女网友,去岩藤农场的郁金香花海游玩,拍了很多照片,发了9张到朋友圈,还感叹说幸亏带了一件裙子来拍照。给人感觉那里是拍摄写真的绝美佳境。

    从这张截图中可以看出,蒋蒋是在2017225把这些图片晒到朋友圈的,并没有注明拍摄日期。这就向公众传达了一个信息,225日的岩藤农场里,满眼的郁金香正绽放。

    接下来,是蒋蒋的微友跟评论点赞,以及微信聊天截图,问蒋蒋这是哪里,表示要去玩玩。蒋蒋答复说是岩藤农场,位置就在南京周边,很近。

    然后,文章图文并茂,出现了很多该农场花海的照片,甚至是从清晨到傍晚,各时段的图片都有。还说过两天开始,岩藤农场举办郁金香宝贝大赛,接受报名。

从文字的表述人称来看,蒋蒋的这位微友就是公众号南京周末游的编辑。226这位编辑就去了岩藤农场,还拍了照片发到公众号,这花海还能有假吗?

策划公司与公众号合作推出花海信息

很不,这确实是假的。

    不传谣在互联网传播的世界里已经呼吁了多年,虽然民众意识达到了共识,却没有达到共律南京周末游这家靠互联网生存的公众号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记者在调查中惊讶地发现,该公众号加工制造朋友圈截图的宣传手法,居然是他们的惯用手法。 

    当日中午,记者根据文章中留的合作电话联系了公众号南京周末游,对方表示知道此事,但具体的情况不清楚,还问记者:上次打电话来问这事的是不是你?显然,已经有游客找他们“算账”了。

这篇故意误导消费者的虚假信息是怎么生产出来的?下午一上班,记者到当地镇政府找到了负责宣传工作的许姓宣传委员。

许委员听明白此事后告诉记者,公众号发文推送岩藤农场的旅游信息,无锡的一家策划公司操办的,政府的宣传部门在推送旅游信息时,只联系正规的新闻媒体。除此之外的媒介,都由那家策划公司负责。

虽然这次虚假信息被故意散播和当地政府无关,但是许委员表示要找这家策划公司问一下情况第二天再答复记者。 

预热不能编造假信息,公众号自删文章

    第二天记者没有接到答复,于是315号,记者再次赶到政府大院找许委员。许委员向记者提供了一个徐千云经理的电话,表示徐经理是这家策划公司的,负责他们当地的业务,花海一事徐经理清楚。

    同时,就花海无花的问题,以及策划宣传手法的问题,许委员引用的词是预热。记者随即抛出一个疑问:为什么会有游客上当?预热可以故意编造假信息吗?”316日,公众号南京周末游自己删除了这篇文章。

316日中午,记者再次拨通南京周末游的电话,联系上了此事的负责人姜华。

截图方式是公众号惯用手法

    针对此文的出炉,有两种可能,一是策划公司把文章写好,图片配好,只用公众号的平台发表一下,公众号不参与文章的制作。二是策划公司只提供素材和推送要求,撰文全部由公众号独立完成。姜华很坦诚,他们的合作方式属于后者。

    在交流中,姜华拒绝记者登门采访。记者惊讶地从他口中得知,他们通常推送这类信息,都会用这样的微信截图手法。不得不承认,这种手法的好处在于,在受众眼里,公众号不是主导位置,只是客观地反应民众的旅游心得。

至于那位叫小野的撰文编辑,其专业情况姜华也是一问三不知。比如年龄,毕业几年了,是不是学的新闻传播专业等等。

公众号:稿子送审过。策划公司:发表后才看到

    姜华告诉记者,他们此文形成之后,是专门交给策划公司审核的,策划公司同意发表后,公众号才推送上网。

    姜华的说法和策划公司方徐千云经理的说法有出入。在采访姜华之前,记者先是拨通了徐经理的电话。从她的言语中,记者得知她事先不知道此事,她也没看过这篇文章,发文后策划公司才看到这篇文章,那是对公众号的文章进行一次统计(不止合作一家公众号),她不认为这是谣言,她表示此文是对38号开幕的活动进行预告

针对另一个关键问题,策划公司和公众号,以及和当地政府的合作协议里有没有审核稿件的条款,徐经理表示她在外地出差,回到单位一下才能答复。

320日,徐经理也没有给记者答复。于是记者计划去无锡这家策划公司采访,便致电许委员,希望能提供该公司名称。直到330日,两人都没有和记者联系。

四方拒绝透露策划公司名称,策划公司是否存在?

    330日,记者致电徐经理,她拒绝告知公司全称,针对有无审稿条款一问题,她表示合同是秘密,不方便透露。

    打姜华电话,接通自报身份后,对方就表示信号不好,始终在喂?喂?再打过去,打了四次,都无法接通。紧接着换座机打,通了,一报身份,对方继续喂?喂?

    打电话问许委员,他答复说策划公司的合作协议不是和政府签的,是和岩藤农场签的,是企业之间的事情。不方便透露该公司名称。

    打岩藤农场负责人徐总的电话,问他合作无锡的那家策划公司名称,他说叫蓝海(音),记者问这两字怎么写,全称是什么。他反问记者的用意,记者从那张截图开始解释,话没说完,徐总打断:你不要和我说这些东西,在开会。

47日,记者再次到岩藤农场,门卫表示徐总不在单位。记者电联徐总,表示希望能见面采访,徐总拒绝,问记者采访内容。记者表示要了解蓝海和农场这次合作推送信息的一些情况。徐总打断,语气很强硬:不要了解,我不会和你说这个的。

当日,记者再次找到许委员,问他这家策划公司是否存在。他说有的。

镇政府:审核稿件是义务,是责任

    许委员曾两次向记者表示,三方合作推送信息,审核稿件是义务,是责任。

    在当前新网络传播形势下,次传播的转发威力不可小视,作为面向大众从事信息传播工作的企业,在营销活动中不应忘记肩负的社会责任。这家策划公司和岩藤农场都不认为这是虚假宣传,甚至都不认为这是故意误导消费者去消费,但是却又对这一细节避而不谈,是不是避的就是责任二字呢?如果合作协议里有审稿条款,那责任在谁?如果没有这条款,那责任又在谁?

从事信息传播工作的企业该如何重视起这个社会责任?企业在营销自身的过程中如何主动肩负社会责任?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社会学博士周凯。

传播信息要恪守铁律,甲方疏于监管

    详细了解了事情经过之后,周教授表示,作为企业,有形象传播和产品宣传的强烈意识,不但无可厚非,而且值得点赞。但是用什么样的渠道,用什么样的宣传诉求点来为自己盈利,却是考量一个公司或者一家媒体平台社会责任感的标尺,同时也是考量媒体从业人员媒介素养高低的标尺。

作为策划公司或是公众号,营销、传播相关的产品,采用各种吸睛大法也是良莠不齐,传播水准高低立现。无论是哪一种媒体,只要是面向社会公众传播信息,无论受众是百万还是成百,都应该恪守信息真实和有效这一铁律,时时铭记责任良心

    周教授说,责任是社会担当,良心是国家法律法规边界之外的言与行,这三家单位都应该扪心自问,这一花海假信息的传播导致民众上当,是否有违道德良心。

基于此,无论那家公众号南京周末游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编造加工信息对外发送,或者说故意借假信息的传播力度引公众去消费,作为委托方的策划公司与岩藤农场,都有疏于审核与监管的责任。

传播专家:漠视责任,没有基本的传播良知和水准

周教授总结说,搞传播不是闹着玩,不是想怎样就怎样,从这篇假的花海文章可以看出,公众号南京周末游只顾吸睛,根本没有基本的传播良知和传播水准

无锡的那家策划公司,只顾吸金,在营销和传播手法上漠视社会责任,放任假信息的产生和传播,无论合作协议里有无审稿条款,事实都说明这家公司的从业水准不高。

而岩藤农场,虽然虚假信息不是他们写的,“故意制造加工图片”也不是他们策划的,但从农场拒绝新闻媒体调查根源的态度来看,不直面问题的存在,就是农场在社会责任面前展现出来的姿态,或许是存在着黑猫白猫理论,不管宣传手法,只要门票卖出去了,就是营销策划的成功,完全不考虑上当民众的愤怒。

标签:

责任编辑:方武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