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 > 司法事件 > 正文

“杀妻藏尸冰柜案”今日宣判 受害者父亲:请求法院判死刑

来源:扬子晚报网  作者:  2018-08-23 10:22:00

  备受关注的上海“杀妻藏尸冰柜案”在第一次开庭后,历经八个月,将于2018年8月23日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获悉,此次开庭后将宣判。22日上午,紫牛新闻记者先后来到位于普陀区桃浦镇的死者杨俪萍的娘家以及位于虹口区广中支路某小区的婚房(案发地点)探访,并采访了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

  案情回顾

  丈夫杀妻后将妻子冻在冰柜105天

  2017年2月1日,大年初五,是杨俪萍父亲杨敢连的虚60岁生日。而在这一天,孝顺的女儿却一直没有出现。其实,从2016年10月中旬开始,女儿就没回过娘家,一直用微信和他们交流。2016年圣诞节家庭聚会时,杨俪萍说在无锡旅游。年夜饭没有回来吃,她说正在香港玩,初一晚上回来。年初二拜年,还是没回来。

  “你老爸2月1号过生日你有空来吗?”杨俪萍的母亲有点生气,初五做寿,所有家人都要到,女儿马上回复“当然”,但这句“当然”永远无法兑现了,这一天傍晚6点,上海虹口警方在电话里告诉杨敢连,他的女儿出事了。当天早些时候,他的女婿朱晓东在母亲的陪同下向警方自首,而他的女儿杨俪萍,已在冰柜中被藏尸105天,杀害他的,正是她的丈夫朱晓东。关于动手原因,朱晓东称是因为10月15日到外地旅游时,因住宿、购买车票等原因两人发生争吵。

  2017年8月3日,其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同年11月29日,该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

  记者探访

  亲戚陪着他们度过这悲痛的半年

  22日上午,紫牛新闻记者来到普陀区桃浦镇某小区,杨俪萍的父母就居住在这个小区。

  “去年她的姐姐(杨俪萍姨妈)在我们家里陪伴老伴长达半年。”杨敢连说,若不是最近几天连续有记者来访,平日他们俩基本也不再说女儿的事情,因为一说起难免就掉眼泪,有时悲痛情绪难以控制。

  杨敢连说,女儿的遗体被冷冻在冰柜,一些线索被破坏,法医出具的报告中,死亡时间是10月18日左右。他认为,“左右”一词也让他疑惑,担心女儿的死是否还有一些隐情。

  对于被告辩解说是激情犯罪,杨敢连说,在购买冰柜前,朱晓东还曾在夜里购买国外法医所著的《死亡解剖台》,研究书中案例,了解罪犯杀人后如何处置尸体以及冷藏尸体,之后购买了冰柜;杨敢连说,朱晓东在庭审时的笔录材料中提到他在杀了杨俪萍之后,还用杨俪萍的身份证在大酒店几次与不同的女性开房。朱晓东还在阳台安装了摄像头对着冰柜,随时监视。甚至在“自首”前夜,他还坐在那台冰柜旁彻夜打“王者荣耀”。

  面对面

  想拿到判决书后,到女儿墓地上让她看一眼

  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刚从警察岗位正式退休,在与紫牛新闻记者的交谈中,他猛抽烟,神色焦虑,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有六七根烟头。杨敢连年轻时从部队转业后当警察,在基层多次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却没想如今自己成为受害者家属。

  杨敢连说,平时他和妻子很少会谈到女儿,想女儿也闷在心里,生怕说出来又伤心。为了避免想女儿,他们尽量迫使自己早些睡觉。不过这些天,当得知案件将再次开庭,特别随着开庭日期的临近,杨敢连说,自己晚上又睡不着了。

  记者:此案中你的主要诉求是什么?

  杨敢连:我们始终是三个诉求。第一,请求法院判朱晓东死刑。因为这个人犯下的罪行对社会危害相当大。我看到微博上,很多小姑娘都表示看了很害怕。朱晓东这个事造成的社会影响相当恶劣,所以我们被害人家属要求这样的人必须要根据我们国家的法律进行严惩。第二个诉求,就是查明事实真相。一直到上次开庭,事实真相还不大明了,当时我们的律师在庭上说他不是激情杀人,但暂时没有证据,有些证据已经让朱晓东毁灭了,没法恢复事实真相。包括当初法医出具的死亡证明,上面女儿被害时间的结论是2016年10月18日左右。法医解释是女儿的尸体被放在冰柜里冷冻时间太长了。我们想了解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第三个诉求就是查明是否有同案人,包括他母亲是否有包庇嫌疑。

  记者:第一次开庭后,你们这一方有什么进展?

  杨敢连:一个星期前,我们和律师又碰了一次头,商讨了23日宣判的相关事宜。我们问了律师,一审以后的8个多月,法院方面有什么新的进展。律师告诉我们,法院方面估计没有新的东西,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律师没有接到信息,我们家人也没有接到。

  记者:8月23日就要开庭了,还有什么安排?

  杨敢连:今天就是准备准备东西,今天我们商量,准备宣判之后,到女儿的墓地去一次,今天早晨我们准备了一点给小孩烧的纸,晚上再买点鲜花。去的目的就是拿到判决书后,告诉女儿一下。

  记者:从案发到现在,朱晓东的家人跟你们有联系吗?

  杨敢连:案发以后,朱晓东的父母,包括他家的其他人,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电话。本来两家经常有联系,2016年2月1日之后,两家交往就断掉了。

  记者:在您这位父亲心目中,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儿?

  杨敢连:很乖巧,不要人操心,很听话的。她对自己还是比较负责的,想不到最后在婚姻上对自己不负责任。

  (据介绍,2016年5月28日,杨俪萍与朱晓东结婚,婚礼当天,甚至没有精致的婚纱照,只有6桌亲友宴席。杨俪萍穿了件白色蕾丝长袖和一条破洞牛仔裤便做了新娘。这一切都是因为朱晓东家境不好,拿不出那么多钱,作为父亲的杨敢连自然不希望掌上明珠的婚礼如此寒碜,虽然有意见,但是最终也没有反对,因为怕女儿不高兴,只好和女儿说:这是你自己选择和接纳的,以后不要怪我们父母。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个结果。)

  记者:你们夫妻两人现在在家还会谈起女儿吗?

  杨敢连:基本上不谈,一谈不是又要揪心一次吗,我们都尽量回避这些问题。我们连说话都很少,就怕一说话,又说到女儿身上……想嘛,终归会想的,我闷在心里,她也闷在心里。平时说事也尽量注意,尽量回避,不说,一说又是伤心事。不管怎么说都是女儿,养了这么大……

  疑问

  本案为何审理期长达八个多月?

  从2017年11月29日第一次开庭到明天再次开庭,经历了八个多月时间,在杨敢连看来是一段漫长的等待。一些网友也表示疑问,为什么此案的审理期会持续这么长时间?

  对此,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江苏金协和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常璇律师。

  常璇介绍,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二条:“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本案被告人朱晓东涉嫌故意杀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且案件情节复杂,社会影响较大。因此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为了查清事实、保证审判结果公平公正、罪刑相适应,审理期一般会适当延长,本案的审理期属于正常范围。此外,在一般的刑事案件中,管辖变更、补充侦查都有可能导致法院审理时间变长。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如被判处有期徒刑或拘役的,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记者了解到,杨俪萍年逾九旬的外婆在得知再次开庭的消息后,表示自己一定要去法院旁听,但担心其受到心理打击,被家人劝止。对于23日的开庭,杨敢连对紫牛新闻记者说:“我绝对相信司法的公正。”

  记者 任国勇 万承源 实习生 谢好祺

标签:

责任编辑:王安琪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传媒智库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传媒智库及其子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