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 > 苏北 > 淮安 > 正文

村集体经营项目咋成了“烫手山竽”,相关运营机制亟待建立和完善

来源:江苏舆情观察  作者:丁亚鹏  2018-07-11 13:46:00
鼓励村级集体经营或领办土地股份合作经营,是我省探索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增加村集体稳定收入、增强村级集体造血功能的新途径。然而,舆人近日调查发现,不少地方村集体对经营集体农场热情不高,有的村甚至打起退堂鼓。

  鼓励村级集体经营或领办土地股份合作经营,是我省探索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增加村集体稳定收入、增强村级集体造血功能的新途径。然而,舆人近日调查发现,不少地方村集体对经营集体农场热情不高,有的村甚至打起退堂鼓。

  “程序太复杂,都不想要了”

  从前年起,财政部每年拿出3亿元,我省结合扶贫按1:1配套,扶持发展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其中对开展土地股份合作经营试点村补助200万元。涟水县共有5家经济薄弱村成为村级集体土地股份合作经营试点村,其中前进镇前进村经营规模最大,共流转土地900亩。

  6月29日下午,舆人来到该村,发现大多数稻田的秧已栽完,还有少数成片大田没栽。省委驻涟水帮扶工作队队员、前进村“第一书记”周腊成告诉舆人,已经栽完的是当地的家庭农场,没栽的是村集体的地。

  “程序太复杂,都不想要了。”说起一年来的试点体会,前进村党总支书记余华章直摇头。从买种子、化肥、农药,以及机械作业、用工等,都要经过招标程序,去年种小麦因招标比正常农时晚了一个月。“招标前后公示就要两周时间,如果流标一次,还要延迟约半个月。”

  公示栏里各类招标公告令人眼花缭乱。丁亚鹏摄

  “村集体想做点事太难了。”涟水县保滩镇洪荡村党支部书记姜芝告诉舆人,根据当地村居小微权力运行管理规定,采购金额500-1000元的要3家询价、盖章、出具询价函,经过公示,最后报镇上审批。超过1000元的要招标,2万元以上的要拿到县交易平台招标,其间每个环节都要公示。去年村里种植瓜篓采购肥料就招标2次,采购农药招标4次。从今年起,涟水县还规定,如果用工人员非本村的,要到税务所开具劳务发票。记者在洪荡村公示栏看到,橱窗里密密麻麻贴满各类招标公告,土地流转、土地深翻、土地起垄、化肥采购、农药采购、瓜篓种苗采购等,令人眼花缭乱。

  “除了面临市场风险,还有政治风险。”南通市通州区十总镇于家坝村党总支书记吴建新说,有钱赚,相安无事;假如粮食卖便宜了,或者出现亏损,不仅要挨老百姓骂,还要被怀疑吃回扣、拿好处,苦吃了不少,还不落好。

  “村级集体经营中碰到的疑问和问题不厘清,将会影响这项工作在面上全面推开。”海门市正余镇分管农业的副镇长姜丽琴不无担心地说。

  “钱都让招标和供货商拿去了”

  涟水县保滩镇洪荡村瓜篓种植园。丁亚鹏摄

  调查中,受访的村干部反映,村集体农业生产经营招标,不仅费事,耽搁农时,还增加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农业生产成本和经济负担。

  “村集体所挣的钱都让招标和供货商拿去了。”前进村会计左进算了一笔账,拿麦种来说,种子公司1.80-1.90元/斤,招标价却高达2.35元/斤,每斤多出四五毛,一亩地需麦种70斤,就多支出30多元,800多亩就要多付2万多元。招标时,每份标书1000元、报名费100元,如果中标了还要出评标费900元。中标一次,就要花费2000元。他们统计了一下,光麦种麦收就招标12次,招标费用支出2.4万元。“招标价比一般市场价要多付出20%以上,这种制度设计不知道对农业生产的好处在哪里?”

  余华章说,因村集体在农业生产中的用工费没有经过招标,镇财政所不同意报支,6万多元用工费用至今仍挂在账上。“没办法招标,没有提供这样服务的劳务公司。”余华章说,即使有劳务公司开票,不仅要加税费,还要加服务费,费用一下又多出不少。

  余华章说,今年小麦平均亩产六七百斤,招标价1.11元/斤,比一般农户要高,但刨去成本、人工费用、半年土地租金,每亩要亏200元左右。

  针对村级集体经营土地中碰到的农资采购、资金使用等实际问题,省农村合作经济经营管理站负责人冷媛介绍,过去曾有少数地区采取拆分购买、分批支出的方式,避开招标流程,但目前在村干部眼里这种方法已经行不通了:“凡未经招标的支出均属违规行为,要受到追责或问责。”

  配套用房用地难,也一直是村级集体经营的痛处。“村里没有一寸建设用地,连一般农用地指标都被镇上收去统一使用,村里想发展很难。”海门市正余镇五总村党总支书记汤芦说,村里搭建200多平方米临时建筑,结果被国土部门罚款8900元,还被要求拆除、恢复原状。前进村也遇到这样的尴尬,原先准备在农田边建个水泥晒场,招标程序也走完了,结果国土部门不允许建,几十万斤小麦只得堆放在村民活动广场。

  建立容错机制,让村干部放手干

  业内人士指出,村级集体土地股份合作经营过程中流程多,变相增加农业生产成本,加重村集体经济负担,抑制村级集体土地股份合作经营的热情,不利于村级集体经济发展。

  “试点,就是要去做。”负责省财政项目具体事务的省农村综合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刘洪说,省里试点,只出政策,具体操作和管理由各个试点县(市、区)对接。现在试点中出现村干部不敢担当、不敢作为,跟缺乏容错机制有关。

  “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海门市正余镇党委副书记张剑斐建议,村集体从村民手中流转土地后,拿到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面向全社会公开招标,把土地包给一个有资格、有种地经验的管理团队来运作,效益按比例分成,“这是一种切实可行,也是符合当下农村集体状况,把风险降到最低的方式”。

  南通市委农工办经管站站长盛新荣认为,当前村集体经营管理也要顺应市场经济发展规律,创新体制机制管理,简化流程,完善绩效考核办法,旗帜鲜明地为干事创业者撑腰打气,消除村干部的后顾之忧,让他们真正能撸起袖子加油干。

  刘洪透露,今年我省将对《扶持村级集体经济发展项目样本清单》《扶持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试点管理制度样本清单》进行版本升级,指导试点县(市、区)、试点村建立和完善集体经济发展体制机制,包括民主决策制度、经营管理制度、收益分配制度、考核奖励制度等,以制度规范生产经营管理活动。同时,组织试点村干部培训,总结交流试点工作经验,探索集体经济多样化发展格局和长效机制。“省里也希望通过试点,探索建立农村集体经营容错机制,规避一些非主观原因造成损失而引发的问责。”

标签:

责任编辑:王安琪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传媒智库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传媒智库及其子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