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 > 金融房产 > 正文

校园贷新套路:以兼职为饵 一不小心就成“老赖”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李晨赫  2018-07-10 09:41:00

  当一些大学生和“老赖”划上等号,无数人的神经都被牵动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400余名大学生因涉校园贷遭起诉却无人应诉。这些大学生利用校园贷购买手机等高档消费品,在到期后以“高利贷不合法”为由拒绝还款,且消极应对法院调解,目前仅有3人还款。

  记者调查发现,多数涉事学生都是被放款平台以提供兼职机会为由吸引学生,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手机等。随着平台上兼职机会越来越少,这些商品或贷款成为他们难以承受的负担,不仅影响现在,还可能是未来。

  是校园版“老赖”还是无心之失

  今年上半年,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两次通过微信公号“西乡塘法院”发布相关案情。据介绍,2018年1月下旬开始,西乡塘区一家法院高新法庭陆续受理广西金融投资公司诉高校学生借款合同纠纷的案件,至6月初该系列案件已超120件,尚有200余件在办理立案。从受理情况看,系列案被告多为江西、贵州以及广西区内在校大学生,因通过原告的704校花业务贷款购买高档手机等未偿还借款被诉至法院。

  现已被叫停的704校花业务是广西柒零肆金融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项目。在一则招聘启事中,该公司称,独创的“兼职换购”线下模式,受到国内多家风投机构、银行的一致认可。2015年10月、11月,704平台正式与柳州银行、华夏银行成为战略合作伙伴。

  西乡塘法院方面称,案件进入开庭审理阶段后,没有一名学生到高新法庭应诉,法庭依照相关姓名地址邮寄的法律文书也多遭到拒收。学生们消极应诉的现象引发法官担忧。成行前,系列案原告向高新法庭法官出具了调解方案:“如被告一次性付清本金和诉讼费用,原告放弃利息、手续费、违约金(在合同中有约定)等诉讼请求,并同意结案。”高新法庭法官于6月初前往贵州省贵阳市了解情况,听取诉求并与有关部门沟通。

  何远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自己是被动当了“老赖”。何远是被媒体报道的400名大学生里的一员。他说,自己在广西柒零肆金融投资有限公司旗下“704校花”App(下称704平台)上分期购买了一部手机,约定每月还款550元,12期还完。四五期后,他没能按时还钱,产生了逾期费。“550元逾期一次就要交一两千元,逾期费太高无法承受,就不交了。”

  704平台公司的起诉传票显示,案件定于7月12日开庭。可是何远查询了传票的案号,没有查到开庭信息,以为是假的,没有去应诉。随后,他被强制执行,才试图跟法院联系。

  “在他们官网(南宁西乡塘区人民法院官网)上看,有两个法院电话,打了很多次才有人接,接了就跟我说什么都不知道,叫我自己打法官电话,我看到传票上的法官办公室电话,打了好几天,数不清多少个,从来没人接。”何远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没多久,他就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但微信公号“西乡塘法院”披露的信息说,法官们将随身电话留给校方,希望与有援助需求的同学、老师保持联络,随时为同学们解答相关法律问题。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通过客服,联系到柳州银行负责704事件的贷款部门,对方表示,不便接受采访。但在记者以涉事学生身份了解704事件的还款途径时,对方回复,开户时每名借款学生都在银行开了一张卡,但现在已经全部冻结。还款的学生需要给柳州银行致电,可把钱直接还给银行。银行方面会把还款账户直接发到学生的邮箱,还款后银行会出具托管凭证,证明已经还款。但由于704平台已经起诉学生了,这一凭证能起到怎样的法律效力,对方也不能保证。

  得不偿失的校园兼职

  一些涉事学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最开始使用704平台,是为了赚点零花钱,为家里减轻负担,而非媒体此前报道的追求高档消费。

  2015年12月,张婷婷经过高中同学介绍同704平台签订合同。在她提供给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的材料中,有几页详细记录着她参加兼职的情况——3月共四次,4月共五次,5月共三次,6月共五次……平均每次工作时间6小时左右。根据还款记录,张婷婷共工作200小时,按照10元/小时的价格,张婷婷做兼职的收入共2000元。

  张婷婷说,刚上大一时,抱持着想通过兼职赚点钱、减轻家里负担,又能锻炼自己的初衷,她也和704平台签订了合同。由于当时她还不满18周岁,因而没有和柳州银行签订合约。

  加入704平台前期,还没有704校花App,张婷婷就在704平台组织的QQ群里以先到先得的方式接兼职。每个月,张婷婷要做满21小时,否则就要以13元/小时的价格补齐现金。如果每个月没有做够时间,704平台会通过QQ和微信来提醒她。

  张婷婷说,加入这个平台后,每周双休日都往外跑,有时甚至冒雨去做。就怕做不完兼职要还逾期费,到时候不知道去哪儿借钱还给平台。“在签订那个合同半年左右,才反应过来这根本就是‘亏本’交易,对我们没有任何益处。”

  2016年下半年,张婷婷还完所有借款后,特意去了公司在桂林的办公地点,得到对方确认“没事儿了”。不过,她没有拿到结清单,因为对方告诉她,还清了就可以了,不用开具结清单。

  2017年3月,有人给张婷婷打电话,称现在就在学校,请她出来核对一下还款账目,她以不在桂林拒绝了。后来,再有柳州来电,她就不敢接了。即便还清了贷款,她还是整日担心他们会去家里找她,威胁她。

  和张婷婷一样,南昌大学生艾坤也是经过与704平台签约的同学介绍而加入的。艾坤说,去酒店兼职或者发传单,一天只能赚六七十元,而这些地点往往比较远,做一次兼职可能要耗掉一天的时间。

  更让人紧张的是,兼职越来越少。艾坤发现,曾经一个月,704平台App上南昌只有几份兼职工作。在发现抢不到兼职后,艾坤以13元/小时的价格还了近1000元,但App显示,她还有逾期欠款。

  艾坤希望,能够直接找银行还款,因为她不再信任704平台了。这家公司给她发短信催还款,说不还钱就把她的基本信息发出去,还曾派人来学校找她。

  艾坤刚刚毕业,还没有买房和办信用卡,她想等稳定下来后,去人民银行查询一下自己的征信情况。

标签:

责任编辑:王安琪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传媒智库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传媒智库及其子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